男人一边吃奶一边摸|绝品医仙


“狗蛋……”


咬着衣袖,声音都有些颤抖,对着赵狗蛋说道。


赵狗蛋擦了一把嘴角的殷红血迹,痴痴的说道:“雪梅嫂,还没呢……”


张雪梅有意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要是不及时处理的话,自己的小命都可能不保,顿时又咬着嘴唇忍住了。


她本来是来山上挖点草药的,却在小解的时候被一条毒青蛇给咬了。


偏偏还是咬在自己的屁股上。


估计是刚才小解的时候根本没看清,淋到了灌木里的毒青蛇身上。


大山里的毒青蛇剧毒无比,要是不尽快处理,她可能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举目望去,整个山脚下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张雪梅遇到了在这附近放牛的赵狗蛋。


虽然赵狗蛋是山头村出了名的傻子,可现在张雪梅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偏过头看着俯身的男人,张雪梅俏脸羞红的同时,芳心也是一阵颤动。


“嘤……狗蛋……你要不是傻子多好啊……”


张雪梅感觉自己的意识有点模糊了,不知是毒蛇发作了还是内心的渴望被挑动了。


可要是赵狗蛋不是傻子的话,张雪梅还真不敢让他给自己吸毒呢……


赵狗蛋又抬起头,俊朗的脸上露出痴呆的笑意说道:“嘿嘿……雪梅嫂,你皮肤真白,跟马丽婶家的豆腐一样……”


张雪梅看到男人冲着自己傻笑,说整张俏脸更是羞红如血。


张雪梅伸手在张狗蛋的头上摩挲了一下,说道:“傻狗蛋,胡说什么呢……快点帮嫂子把毒吸出来吧,嫂子头有点晕……”


赵狗蛋吃吃一笑,点了点头,两只手抓着女人的身子,又把头低了下去。


只是低下头的一瞬间,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张狗蛋的眼底深处有一抹狡黠的光芒闪过。


赵狗蛋原名赵涛生,母亲刘雅在他出生的时候就难产走了。


父亲赵涛是村里唯一的一个老师。


只可惜在赵狗蛋五岁那年,村里的学校发生了一次泥石流,他父亲赵涛为了救那些孩子,最终没能逃出来……


也是从那之后,大受刺激的赵涛生,在一场感冒发烧中变成了痴傻儿。


这些年来,村里人也都习惯了他痴傻的样子。


村头的鳏寡老人刘老汉,生前给还他取了个野名:赵狗蛋。


在众人眼中,赵狗蛋基本能够认人,说话也说不了长话,只能讲一些短句。


只是因为他父亲赵涛的缘故,村里人感恩。


这些年,也都对赵狗蛋很不错。


算起来,赵狗蛋可算是山头村里第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人。


可是在去年的时候,赵狗蛋的痴呆症就好了。


不过赵狗蛋有着自己的打算,并没有将自己的病情告诉村里的其他人。


就连他最亲密的田瑶嫂子都没说。


因为这关系到他的一些小秘密。


当傻子多好,村里好多漂亮媳妇和黄花大闺女连在河边洗澡都不会躲着自己。


赵狗蛋吃吃一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目光落在了面前白嫩的身子上。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给雪梅嫂把毒吸干净才好。


要说张雪梅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年仅二十三岁,嫁到山头村不到两年时间,丈夫陈二柱就因为一次上山打猎,再也没回来了。


张雪梅也就成了山头村有名的俏寡妇。


雪梅嫂和田瑶嫂同样是寡妇的遭遇,让赵狗蛋对她也很同情。


这时,赵狗蛋突然停下了动作,指着女人痴傻的笑道:“雪梅嫂,毒血流到这里了……我帮你吸出来……”


“哎呀!别……啊嗯!”


不等女人阻止,赵狗蛋顿时把头低了下去。


第2章:我们不一样


一想到自己身体被除了老公之外的男人亲了,张雪梅便心如火烧一般。


张雪梅伸出小手拼命抵着男人的头,却奈何身中蛇毒,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


其实张雪梅身上的蛇毒早就被吸出来了,只要自己再给她配一副草药,过两天就什么事都没了。


只是好不容易能和村里的俏寡妇这么亲近,赵狗蛋可不想浪费这种良机。


赵狗蛋抬起头,傻笑道:“雪梅嫂……你的身体……和我的……不一样……你看我的……”


张雪梅看到赵狗蛋往自己的拉链摸索,顿时急的连耳朵都红了。


“这傻狗蛋……不会是知道想女人了吧……”


张雪梅内心忐忑羞涩的同时,眼角却忍不住的扫了过去。


可是这一扫,却是舍不得移开眼了。


张雪梅俏脸通红,连娇俏的耳朵根都红透了,脑袋一震眩晕,也不知是真的因为蛇毒还是被刺激冲昏了头。


赵狗蛋看到女人的娇羞,顿时知道时机成熟了。


只见赵狗蛋流着哈喇子,一脸痴相的说:“雪梅嫂……你看,我的是这样的,我们不一样……”


男人的话还是断断续续,只能说几个字的短句,显得很吃力的样子。


当了十三年的痴傻儿,赵狗蛋几乎连演都不需要演,外人根本看不出丝毫异样。


他还是那个一如既往的傻子。


“啊呀!狗蛋……,快把裤子拉上去……”


被赵狗蛋这么一碰,张雪梅顿时有了反应。


她守了两年的寡,要说没有需求,那肯定是假的。


只是陈二柱还在的时候,是村里有名的猎户,整个村能赶得上他的还真没几个。


所以张雪梅对别的男人,都有些看不上。


可是现在她看到赵狗蛋,却也是被他的资本,撩的动了情。


这个男人除了傻一点,其实哪都比二柱强!


看着张雪梅脸色的变化,赵狗蛋知道她有想法了,于是想着趁热打铁,顿时面红耳赤的往她身上拱去,一边拱还一边说:“雪梅嫂……我难受……你看我,是不是也中毒了。”


说着,赵狗蛋的身子便直接贴在了女人身后,两只手也故意不老实的在她身上乱碰了起来。


第3章:牛拱了菜园


“啊……狗蛋……你,你别乱动!”


被赵狗蛋突然袭击,张雪梅顿时手忙脚乱。


她本来心里还有抗拒的,可赵狗蛋却是弄的她浑身燥热。


“雪梅嫂,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也中毒了。”


赵狗蛋一边怪叫着,一边继续贴着张雪梅的身体。


很快,张雪梅便控制不住了,不再去推开赵狗蛋,内心的火苗也在他一次次的袭击下,被点燃。


张雪梅媚眼如丝,转过俏脸看着男人,檀口轻吐:“嗯啊……傻狗蛋……嫂子也帮一帮你吧……”


赵狗蛋吃吃的笑着说道:“好啊好啊,雪梅嫂,你帮我!”


张雪梅此时内心还是有着一丝微弱的挣扎。


不过转念一想,赵狗蛋反正都是傻子,也不会有人知道!


张雪梅的内心打定了主意,细腰更是摆动了几下。


赵狗蛋嘴角的痴笑越发明显了,也扭着身子,想要更进一步,却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别看赵狗蛋本钱雄厚,但十八岁了却还是个童子之身。


十八岁的赵狗蛋对男女之事满怀了憧憬,却又苦于没有实战的机会。


这次能帮张雪梅吸蛇毒,在赵狗蛋看来,简直是老天爷赐的机会!


张雪梅干脆转过身子,看着赵狗蛋说道:“冤家,真是笨啊,嫂子帮你。”


赵狗蛋,嘴角流着涎水说道:“雪梅嫂,帮帮狗蛋。”


张雪梅抚了一下鬓角的秀发,涨红着俏脸,吐气如兰。


赵狗蛋感受到一股热气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一个颤粟,感觉从未有过的美妙。


张雪梅,轻喘一声说道:“傻狗蛋,你可不能……不能和别人说……不然嫂子都没法做人了……”


赵狗蛋早就等不及了。


一个劲的点头,傻笑着说道:“不说,狗蛋不说,嫂子帮我……狗蛋不说。”


最后,女人的俏脸低了下去。


第4章:李春娥


可就在这个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喊叫声。


“天杀的赵狗蛋……你家的牛把我的菜全拱了!”


女人的声音在山脚下传荡开来,显得很是刺耳。


张雪梅当下一惊,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站了起来对着跪在地上的赵狗蛋说道:“哎呀!有人过来了!狗蛋……快!你快起来!”


女人自己也赶紧把裤子提了起来。


“哎呀!”


张雪梅刚想走,却感觉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顿时向前面倒去。


赵狗蛋一把扶住女人的腰肢,顿时感觉一阵舒服,手上微微加了力道,傻笑道:“雪梅嫂,你小心,别摔着,嘿嘿……”


女人不由整个身子更软了,几乎都快伏在赵狗蛋的头上了。


“啊!你们……张雪梅,你这个不要脸的寡妇,竟然勾搭傻子……”这时,大柳树的另一个方向传来一道女人的惊呼声。


与此同时,一个身材傲人的中年美妇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赵狗蛋正光着屁股蛋扶着张雪梅站起来,背对着中年美妇。


而张雪梅伏在赵狗蛋身上,虽然穿好了裤子,却显得有些衣冠不整。


赵狗蛋心说这可遭了。


要是让女人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自己倒没事,可雪梅嫂子一定会受人冷眼的。


张雪梅似乎也有点不知所措,咬着嘴唇看着中年美妇说道:“春娥姐,我没有……我没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时李春娥的另一只手指着张雪梅说道:“赵狗蛋的裤子都被你扒下来了,还说不是我想的那样?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二柱才走了两年,你就勾搭一个傻子!”


赵狗蛋这下可忍不住了,但是他却时刻都提醒着自己,现在自己是个傻子。


“春娥婶,雪梅嫂,蛇毒,我吸蛇毒。”赵狗蛋也不提裤子,就这么扶着张雪梅转过身子,指着不远处一条被砸死了的小青蛇,痴痴地说道。


要不是之前机灵,把那条蛇打死了,估计这下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其实要给张雪梅配一副草药,也要用到这条青色小蛇身上的东西才行。


赵狗蛋这么一说,张雪梅顿时也反应了过来,急切的说道:“春娥姐,我进山采药,被这条蛇咬了一口,是狗蛋帮我把毒吸出来的,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要相信我。”


张雪梅越说声音越小,不知是没有底气还是毒素还未除尽。


不过此时的李春娥的注意力显然不在张雪梅的话上。


此刻李春娥一双凤目紧紧盯着赵狗蛋的身子,小嘴张着,足够放下一颗鸡蛋了。


半响,李春娥惊呼一声:“傻狗蛋吃什么长大的!”


第5章:约定赔罪


李春娥的反应,让赵狗蛋很是满意。


“傻狗蛋……还不把裤子提起来,尽让别人看笑话。”一旁的张雪梅好似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去一般,两只手从赵狗蛋身后帮他把裤子提了起来。


赵狗蛋傻笑着,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李春娥似乎还不打算就这么放两人离开,一把拉着赵狗蛋说道:“狗蛋啊,你帮雪梅嫂子吸蛇毒,怎么还把裤子给脱了呢!还有……你的牛把我家的菜园全拱坏了,我可要回去和你田瑶嫂好好说道说道!”


这时,张雪梅又楞住了。


对啊,赵狗蛋帮自己吸蛇毒,裤子脱了怎么也解释不过去的……


自己和赵狗蛋的事情要是被李春娥说给了田瑶姐听,那自己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赵狗蛋可看出了李春娥的想法,这个女人仗着老公赵大猛是村里生产大队的队长,平时没少欺负村里的寡妇小媳妇。


但是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尽快让雪梅嫂子脱身。


看着李春娥拽着自己的手,赵狗蛋脸上露出痴痴的笑,一把就从身后抱住了李春娥。


赵狗蛋的两只大手在女人身上胡乱抓着,皱着眉头说道:“春娥婶,不要说,田瑶嫂,生气,不要说……”


李春娥一听就知道赵狗蛋是怕自己去田瑶那里告状,惹得田瑶不高兴。


“没想到这个傻子倒还挺会心疼他那个表嫂的……”李春娥心中这般想着,身前却不断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哎呀你这个傻狗蛋……你抓婶子干什么……快放手……哦!”


“不放,春娥婶不说,我就放。”


“好好……哦……婶子不说……不说就是了!”


得到女人的答应,赵狗蛋这才松开抱着李春娥身前的双手。


“这傻狗蛋的本钱真是吓人……”李春娥刚刚身体都在颤抖,心里有些不明的滋味。


要不是看到旁边还有张雪梅在,李春娥都快要忍不住主动抱上去了。


一想到自家赵大猛,李春娥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别看赵大猛名字取得生猛,可中看不中用。


久而久之,李春娥便越发的忍耐不住了。


“春娥姐,狗蛋也是为了救我才让牛拱了你家的菜园的,赶明儿我备点东西给他,亲自上你家赔罪行不?”


这时,一旁的张雪梅连忙拉着赵狗蛋的另一只手说道。


张雪梅一看两人这姿势,再一看李春娥的样子,哪会不知道李春娥心里的想法。


自己和狗蛋的好事被李春娥坏了,现在她又想来捷足先登,哪有那么好的事?


李春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行,不过我可先说好了……必须狗蛋亲自过来,不然这事可没完。”


李春娥也知道现在有张雪梅在,她肯定是做不成其他事情,临走的时候,李春娥背着张雪梅,手在赵狗蛋身上狠狠摸了一把,低声着说道:“冤家……到时候,你得好好赔我。”


在说赔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第6章:回家


赵狗蛋脸上的傻笑更甚了,他挠了挠头说道:“赔,我好好赔,春娥婶。”


待得李春娥走了之后,张雪梅这才上前两步轻啐了一口:“不要脸的女人,都有老公了还到处勾搭男人。”


赵狗蛋这时伸出手,一把按在张雪梅的身后,吃吃笑道:“雪梅嫂,你的毒,还没好,我给你吸……”


张雪梅顿时惊呼一声,挣扎了一下说道:“你个傻狗蛋……竟然知道想女人了……”


她知道自己的蛇毒差不多除去了,狗蛋这么说,肯定是对刚才那种感觉上瘾了。


张雪梅一只小手搭在赵狗蛋的肩膀上,俏脸都快贴在男人的肩膀上了,“明天你好好在家等我,嫂子带点东西来找你。这回你家的牛把李春娥家的菜园拱了,要是让赵大猛知道了,怕不是又要刁难你们叔婶两个……”


张雪梅平日里和赵狗蛋的表嫂田瑶关系一直不错。


两人都是山头村的大美人,而且都是寡妇,彼此都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赵狗蛋早已经不傻,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


两人一起找到了赵狗蛋的牛,赵狗蛋也从牛背上的框子里抓了一些草药,然后将那条打死的青蛇掏出蛇胆,和几味草药放在一个布袋里。


赵狗蛋将布袋递给了张雪梅,傻笑着说道:“雪梅嫂,给你,喝,毒就好。”


张雪梅一看狗蛋熟稔的配药手法,顿时也惊了一声道:“呀!傻狗蛋……你竟然还会配药呢?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赵狗蛋不慌不忙,脸上还是那副痴傻的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刘老汉,刘老汉,嘿嘿……”


“原来是村头刘老汉教你的,也是……你在他那里生活了那么久,肯定看到了不少门道,嫂子就信你一回。”


张雪梅一听狗蛋说是刘老汉,顿时心中的疑虑消散了大半。


据说村头刘老汉的祖先是康熙皇帝的御医呢,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山头村这么多年,谁家有什么大病小灾的,都去刘老汉那里拿药,保证药到病除。


比镇里那些穿白大褂,拿着各种针针管管的医生强多了。


在田瑶的丈夫赵刚死之前,早就是孤儿的赵狗蛋就一直被村头刘老汉收养着。


想来这些年就是耳濡目染,赵狗蛋也能看懂一点东西。


赵狗蛋虽然痴傻,但并不是完全的没有思维能力,只是有一点痴呆低智罢了,很多东西看多了还是会明白的。


现在刘老汉死了,山头村正愁着没有村医。


如果赵狗蛋会配药,这倒是个意外的好事情。


不过张雪梅知道,赵狗蛋是个傻子,这种事情暂时还不能说出去,自己可以先尝试一下这副药有没有作用再说。


两人在快到村头的时候分开走了,赵狗蛋牵着牛一路往村子里最偏僻的角落走去。


那里有一座孤零零的一层土胚房,就是他和田瑶嫂一起住的地方。


以前痴傻症没好就算了,如今病好了,赵狗蛋说什么也要让一直照顾着自己的田瑶嫂过上幸福的生活。


“哞!”


赵狗蛋将牛拴在了土胚房一旁搭起来的简易棚子里,忽然听到里屋,传来一阵诱人的声音。


赵狗蛋连忙来到房子的一侧,伏着身子趴在土胚房的窗户往里面看去。


此时,在房间里正有一道娇小的身影在水浴池外往身上浇泼着清水。


正是他嫂子田瑶在洗澡。


更让赵狗蛋心跳加快,血脉喷张的是,田瑶一只手在往身上浇着水,另外一只手,却是……


第7章:洗澡


这一幕,让赵狗蛋惊呆了,他其实已经看到过很多次田瑶的身体了,之前傻的时候,田瑶换衣服都不带回避他的。


可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田这样的场景。


只一眼,就已经让他整个人极为兴奋,快要爆炸一般。


赵狗蛋吞了吞唾沫,双眼目光变得炙热,他恨不得立马冲进去。


正当赵狗蛋看的热血沸腾时,牛却叫了起来。


“狗蛋……是你吗?你回来了呀!”听到水牛叫声的田瑶立刻睁开了眼,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这一看,她就立刻发现了正趴在窗沿看着自己的小叔子。


“呀!傻狗蛋……你杵在那干什么?吓死嫂子了!”四目相对,田瑶俏脸顿时一红,连忙收手拉过一旁的毛巾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尝试这样,竟然就被小叔子给发现了。


还好自己小叔子是个傻子,不然这要是传出来,那自己还怎么做人?


田瑶暗暗庆幸,心里便也放开了。


赵狗蛋傻笑着,嘴角流出了一丝涎水说道:“姐姐,洗澡好看,狗蛋也要洗,洗澡好看,狗蛋要和姐姐一起洗。”


田瑶一听自己的小叔子叫自己姐姐,还说要和自己一起洗,顿时羞红了脸。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小叔子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也没计较那么多了。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心里想着,田瑶便打开了洗澡堂的门。


看到门打开,赵狗蛋心里一喜,立刻便傻呵呵的跑了进去,紧贴着田瑶,然后用水淋湿自己。


田瑶一看小叔子身上满是灰尘的衣服和汗臭味,俏脸更是红润了,心也跳了更快。


尤其是赵狗蛋紧紧的贴着她,那股独有的男人气息,冲击的田瑶一阵心头狂跳。


“姐姐,姐姐你可真美。我在我们村都没见过比你更好的女人。”


赵狗蛋一边往自己身上浇水一边傻乎乎的说道,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田瑶被毛巾裹着的身躯。


虽然赵狗蛋是个傻子,可是被他这么一夸,田瑶心里也是很高兴。


“看你一身的臭汗,快脱了吧,嫂子帮你洗澡。”田瑶强忍着因为小叔子身上的男人味而悸动的心思,一边帮赵狗蛋脱去外衣。


顿时间,赵狗蛋健朗匀称的上身暴露了出来。


一身古铜色的皮肤,恰到好处的肌肉,再加上赵狗蛋本就长着一张好看的外表,若非他脑子有些问题的话,怕会是村里所有女人的克星。


田瑶心中想着,要不是因为小叔子是个傻子,这十里八乡的俏媳妇大闺女那个不想和他在一起?


想着这些,田瑶的手慢慢伸向赵狗蛋的裤腰。


啪嗒!


“哎呀!”


因为没注意,在拉下赵狗蛋的裤腰时,田瑶顿时惊叫了一声。


“这……这怎么会这么吓人……”


第8章:帮忙


虽然不是第一次帮小叔子洗澡了,可以前也没太注意赵狗蛋的那方面。


没想到竟然已经这么大变化了。


田瑶的丈夫赵刚已经死了三年了,还是死在了婚礼洞房上。


从那之后,她就背负上了克夫命的骂名。


可是只有田瑶自己知道,丈夫赵刚是因为第一次和自己干那事,一时太过激动,一口气没续上来,这才断了气的。


田瑶知道自己的身子对男人的诱惑力,可越是如此,她平日里越是穿的保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到小叔子身体,田瑶只感觉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田瑶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好奇还是害怕。


赵狗蛋的身体让她感到害怕,可自己又忍不住要去看。


“男人的本钱可以这么雄厚的吗?为什么丈夫赵刚一半都比不上……”田瑶心里嘀咕着,俏脸越发红润,小手忍不住就伸了过去。


“啊!姐姐……洗澡舒服。”


田瑶的玉手刚一触碰,赵狗蛋便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


他这一怪叫,顿时就让田瑶脸色通红,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狗蛋……你,你快转过身去,嫂子帮你擦背吧。”


田瑶赶忙将赵狗蛋的身子转过去,拿起一旁狗蛋的毛巾,开始帮赵狗蛋搓洗后背。


然而脑子里却全都是刚才那一触碰之下的感觉。


田瑶胡思乱想着,同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异样的不舒服。


就好似自己心爱的东西迟早要拱手让人一样。


赵狗蛋早已被撩拨的心里一团火,哪里能忍受得了就这么安逸下去。


赵狗蛋一转身,直接一把抱住田瑶,身子扭动,皱着眉头说道:“姐姐,我这里,好难受,我好难受,帮帮我!”


感受着突如其来的男人气息,田瑶只感觉身子都快软了。


挣扎着想要从小叔子的怀里挣脱出来,俏脸通红的说道:“别!狗蛋……你别这样,我是你……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嫂子不好帮你洗澡了!”


“我难受,姐姐我难受。”


赵狗蛋苦着脸,脸上都快哭出来了。


田瑶一看自己这个宛如几岁小孩子一样的小叔子,顿时又忍不住摇头一笑。


“是呀,小叔子只是个傻子,就当他是小孩子就好了……他肯定也是无心的,不知道我们做的事情……”田瑶心中想着,目光又看向赵狗蛋的身体。


“狗蛋,要不,嫂子……嫂子帮你吧,别憋坏了身子。”田瑶迟疑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说道。


赵狗蛋难受得厉害,看着如此诱人的嫂子,心里早已经幻想了千万遍。


田瑶虽然没太多的经验,可是之前张雪梅教过她很多东西。


比如说,如果男人憋得难受,也可以用其他办法帮忙……


想到这,田瑶又一次伸出了手,朝着赵狗蛋抓了过去。


感受到身体传来的一阵清凉,赵狗蛋顿时发出一声长长的感叹:“狗蛋舒服,舒服。”


田瑶美眸看着小叔子,小嘴微张着说道:“别……别乱动,嫂子帮你……”


赵狗蛋也看出了女人早已动了想法,便一把将女人抱在怀里。


田瑶甚至还来不及反应,身子一软,直接就瘫软在男人的怀里。


男人突如其来的袭击,顿时让得田瑶心神一阵失守,整个人靠在了男人肩膀上。


田瑶一边扭动着身子挣扎着,一边俏脸酡红的说道:“狗蛋……你可真是嫂子的冤家,嫂子先帮你洗澡好不好……先洗澡……”


田瑶扭动着身子,把赵狗蛋的身体转了过去。


赵狗蛋也知道田瑶心里肯定过不去那道坎,其实赵狗蛋心里也是有些犹豫的。


在父母离开之后,大伯一家子就一直对自己不好,要不然赵狗蛋也不至于吃百家饭长大,而这些人里面,表哥赵刚也是当中的帮凶。要不是田瑶嫂子一直维护自己,说不定现在就没有赵狗蛋这个人了。


田瑶身为一个外来人,却这么爱护自己。


赵狗蛋觉得,要是他就这么强迫着田瑶嫂和自己发生了事情,那样也太不是男人了。


以前还傻就罢了,现在痴傻症好了,赵狗蛋说什么也要让田瑶过上幸福的生活。


想着这些,赵狗蛋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中的渴望。


哗哗!


正在这时,赵狗蛋突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泼水的声音,然后整个背部都被压迫着,如同背靠棉花一般,却透着一股热力。


“姐姐……姐姐。”赵狗蛋舒服的的惊呼一声,尽管背对着女人,脸上还是禁不住流露出一副痴傻的模样。


田瑶俏脸通红,紧贴着小叔子壮硕的后背,整个身子都压在了男人的背脊上。


“傻狗蛋……嫂子给你这样擦背……好不好……”女人紧紧贴着赵狗蛋的背部,嘴里吐气如兰的说着。


原本被压抑下去的想法,这一下几乎想控制都控制不住了,整个身体都兴奋的叫嚣着。


女人自己也是俏脸酡红,表情无比沉醉。


赵狗蛋终于忍不住了,一个转身,将女人狠狠抱在怀里,直接倒了下去。


然后一把扯掉了女人身上的白色浴巾,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姐姐,狗蛋好难受,难受。”


田瑶身体反应强烈,索性抱住了小叔子的头,“傻蛋……”

砰砰砰!


正在两人准备进行下一步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田瑶!田瑶!快开门!你个黑寡妇,大晚上的躲在屋里干什么?快点开门!”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女声。


澡堂里,田瑶当下身子一震,连忙推开身前的赵狗蛋,一把捡起地上的浴巾裹在了身上。


田瑶脸色有些慌张,俏脸却仍旧残留着一丝红润,语气焦急的说道:“都是你啦……快点,狗蛋,你呆在这里自己洗,嫂子先出去开门。”


赵狗蛋痴痴的挠了挠脑袋,光着身子点头道:“嗯,狗蛋自己洗,自己洗。”


田瑶临出门的时候瞥了一眼赵狗蛋的身体,媚眼如丝,身子都忍不住的一阵颤抖,急忙转身逃出了澡堂。


洗澡堂和客堂只有一墙之隔,根本不隔音。


很快,赵狗蛋就听到了另一间房里传来的喝骂声。


“你这个丧门星黑寡妇,我在外面叫了这么半天的门,现在才出来!说,是不是在家里藏了野男人了?!”


“妈,我……”


“你什么你,田瑶我告诉你,我儿子赵刚尸骨未寒,你要是敢找野男人,小心他半夜爬出来找你算账!”


“妈……你别说了……我没有……我没有!”


“哼!有没有,我自己知道看!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挨千刀的野男人,敢来招惹你这个丧门星寡妇!”


尖锐的女声停顿下来,然后就传来一阵阵开门搜索的杂乱声响。


澡堂里,赵狗蛋知道这又是自己的大伯娘王翠兰来‘串门’了。


自从痴傻症好了之后,赵狗蛋发现自己这个大伯娘每晚都会来田瑶嫂的家敲门,时间不定,但都是在晚上。


虽然之后都找各种借口说是拿点油盐,其实赵狗蛋知道,这是王翠兰担心田瑶在外面找了男人,每晚例行的查房时间。


田瑶是山头村出了名的大美人儿。


这三年来,十里八乡来田瑶这里串门的男人不少,甚至有好几个条件不错的还到大伯赵河家说亲,可是都被大伯和大伯母骂回去了。


田瑶自己虽然也没有什么改嫁的念头,但这也架不住疑心多虑的婆婆王翠兰的怀疑。


砰砰砰!


很快,澡堂的门被敲响了。


整个屋也就三间房子,一间卧室,一间澡堂,还有一间大厅和厨房两用的客堂。


“澡堂的门怎么锁了?田瑶,这里面是不是藏着野男人了?!”


王翠兰说着就要撞门。


田瑶赶忙一把拉住自己的婆婆,俏脸有些苍白,眼角湿润的说道:“妈,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有……”


王翠兰横着脸,显然没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儿媳妇。


只见王翠兰一把挣脱田瑶的手,指着紧锁的澡堂大门说道:“没有?没有你这澡堂的门怎么还锁着?被我抓现行了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狡辩!”


说完,王翠兰整个人就朝着澡堂的门撞了过去。


咔嚓!


这时,澡堂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嘭!


“哎哟!哪个天杀的……哎哟我的头喔!”正往门上撞的王翠兰被澡堂的门弹了回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额头上顿时肿了一个包。


王翠兰捂着额头,整张脸都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了。


赵狗蛋挺着赤溜溜的身子站在门口,看着地上的妇人说道:“大伯母,大伯母,肿包了肿包了……”


说着,赵狗蛋还作势的揉着自己的额头傻笑着。


王翠兰原本被撞了一下,憋了满肚子的火,没想到开门的却是自己的傻侄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赵狗蛋说道:“你个蠢狗子,竟然敢冲撞你大伯母,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王翠兰说着就要站起来,可是赵狗蛋好似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一个疾步上前,直接在王翠兰还没完全起身的时候,直接撞在了王翠兰的身上,又将王翠兰撞的一个狗啃泥。


王翠兰一把扑倒在地上,顿时惊叫一声:“傻狗子,你竟然敢打你大伯母,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


一旁的田瑶看着这一幕,顿时又羞又气。


田瑶上前两步将王翠兰扶起来,红着脸说道:“妈,狗蛋是个傻子,你就别和他一般计较了,他没有……没有打你……”


王翠兰还以为田瑶这是在帮赵狗蛋开脱,顿时一把挣开田瑶的手,呲着牙说道:“还说没有?今天我非得要好……”


王翠兰的话还没说完,转过来的身子却停在了原地,大嘴张着,愣愣的看着男人的身体。


王翠兰半响说不出话来,她活了半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骇人的男人本钱。


“这……这傻狗子怎么……”王翠兰一只手捂着额头,一只手捂着嘴,语气惊愕的说道,模样显得有些滑稽。


赵狗蛋心说,王翠兰和李春娥还真是一路货色,说的话都一样。


田瑶急忙冲到澡堂里拿过另一条浴巾,裹在了赵狗蛋的身子上。


事后田瑶还推了一把赵狗蛋,红着脸说道:“傻狗子……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


经过赵狗蛋这么一闹,原本打算兴师问罪的王翠兰顿时也没了气焰。


王翠兰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赵狗蛋那吓人的东西。


她可不像张雪梅和田瑶这样的害羞俏寡妇,王翠兰是一个扎扎实实生过孩子,那方面经验十足的熟妇。


因为农村女人生孩子生的早,王翠兰今年不过才三十八岁。


虽然年近四十,可依旧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而且自从生了赵刚之后,她和丈夫赵河几乎就没有行过房事,因为赵河那方面根本就不行!要不是当初从刘老汉那里求了一副药,估计连赵刚这个独苗都怀不上。


如今赵刚死了,王翠兰有心要再怀一个,可赵河却再也不行了,而且刘老汉也走了。


这让得王翠兰这些年过得就像个守活寡的寡妇。


其实王翠兰也想过找男人,可是她不像李春娥那样放得开,而且也没有个当生产队大队长的丈夫,根本找不到接触其他男人的机会。


其实说白了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如今一见到赵狗蛋的身子,顿时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了。


好家伙,自己家里就有这么个好的却一直没发现!


王翠兰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


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逼得田瑶改嫁不能改嫁,连日常生活都要时刻受到监视。


王翠兰脑子一转,顿时一把抓着自己的儿媳妇说道:“田瑶啊田瑶,你这个丧门星,是不是偷偷和自己的小叔子好上了?”


田瑶顿时俏脸一白,说道:“妈!你说的什么话!我没有……呜呜……”


王翠兰脸一横说道:“还说没有!天天守着这么个人,你能忍得住?”


田瑶不知道王翠兰为什么要这么说,可是她现在根本百口莫辩。


是啊!


一个寡妇,守着一个傻小叔子。


而且小叔子偏偏长得好看,如今又让婆婆知道了小叔子有个讨女人喜欢的本钱,这怕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田瑶呜咽着说道:“妈,你不要这么说……我没有做对不起赵刚的事情……”


王翠兰一看自己的儿媳妇哭得这么惨,顿时心里也有数了。


田瑶当初是他们花了大价钱从隔壁岩石村找来的媳妇,看中的就是她老实忠诚这一点,要说田瑶真的和赵狗蛋发生了关系,她王翠兰一眼就看得出来。


田瑶眼里根本藏不住谎话。


不过现在王翠兰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她得指点一下这个老实巴交的儿媳妇才行。


王翠兰语气一下子变得缓和了,一把拉住田瑶的手说道:“田瑶啊!我知道你不是乱来的女人,可是你现在也守了三年的寡了,那些隔壁村的男人们你又看不上,我们赵家可就要断后了啊!”


对于自己婆婆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田瑶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


田瑶下意识的说道:“赵家……不是还有狗蛋嘛……他……他以后可以给赵家续香火的……”


王翠兰顿时凄苦的笑了一声,说道:“傻狗子是个傻子,哪里有姑娘会看上他?而且……傻狗子又不是我亲生的,虽然他也是赵家人,可只有你是我赵家的真正媳妇,只有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才真正算是我赵家的香火!”


田瑶被自己婆婆的奇怪逻辑弄得有些糊涂了。


农村是很讲究嫡系血缘关系的,赵狗蛋虽然也姓赵,可却不是公公赵河的亲生儿子。


这一点田瑶可以理解。


可现在赵家除了赵狗蛋之外,已经找不出另外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了呀?


就算自己想怀上赵家的孩子,到哪去找这么个男人呢?


田瑶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自己这个婆婆还想让自己和公公做那种事情吗?


在农村,寡妇和公公借种续香火的事情并不少见,可田瑶是打死也不想那么做的。


田瑶咬着嘴唇说道:“妈,那……那你有什么主意嘛……”


其实在田瑶心里,她也很想给赵家传宗接代。


可奈何丈夫赵刚命不好,她虽然对赵刚没有什么感情,但既然已经嫁给了他,两人总归还是有夫妻之名的。


田瑶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她也懂。


王翠兰好似把自己这个儿媳妇的心思摸透了一样,她拉着田瑶的手暧昧一笑,说道:“傻狗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也是赵家血脉的延续,他爸赵涛又是村里第一个教书先生,要是在他这里断了香火,我这个当大伯母的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田瑶更纳闷了,看样子婆婆并不是想让自己和公公赵河做那种事情。


突然间,在田瑶心里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王翠兰没等田瑶说话,又继续说道:“我寻思着,你和傻狗子要是能怀上孩子,那这个孩子也算是我赵家两户都占了关系的……”


田瑶当下俏脸就红了,原来自己的婆婆竟然打得这个主意!


下意识的,田瑶甚至以为这是王翠兰在考验自己对赵刚的忠诚。


田瑶羞红了脸说道:“妈,你可别说了……我一直都把狗蛋当……当小叔子……你不要再诈我了……”


这下轮到王翠兰急眼了,这儿媳妇怎么就一根筋转不过了呢?


要是田瑶不和赵狗蛋发生关系,那万一以后赵狗蛋真娶了媳妇,她估计更加没有机会能见到自己这个傻侄子了!


一定要想办法把赵狗蛋拴在身边!


自从见识了赵狗蛋的本钱之后,王翠兰现在只要一想到,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满是想法


而现在唯一能够拴住赵狗蛋的人,就只有自己这个傻儿媳妇了。


想到这,王翠兰脸色更是缓和了下来,露出笑脸说道:“我的傻儿媳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以为我这个当大伯母的,看着自己的傻侄子打光棍找不到媳妇不心疼吗?婆婆我是过来人,你刚才看傻狗子的眼神,婆婆懂!以后我就不来打扰你们了,只要你和傻狗子时常来看看我就好了!”


王翠兰说着就转身往门口走去。


田瑶这下可是真的有点明白过来了,看来婆婆是真的想撮合自己和狗蛋两个!


可为什么之前她对自己的态度还那么冷淡呢?


想不通这些事情,田瑶赶忙又走到门口拉着王翠兰,说道:“妈,我送送你。”


王翠兰摆了摆手,语气突然变得凄苦了起来,说道:“田瑶啊,女人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几年,有机会就要好好享受!别像你妈我现在这样,你那公公……唉!”


说罢,王翠兰就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田瑶虽然心思简单,可回头一琢磨婆婆这话,顿时俏脸满是羞红。


想到这几年村里人的议论,田瑶隐约是知道公公赵河那方面是有毛病的。


据说当年婆婆生赵刚的时候,还特意到刘老汉那里给公公求药来着。


田瑶看着走远了的王翠兰,幽幽一叹:“这些年倒也苦了婆婆。”


转头一想到婆婆王翠兰竟然有意的鼓励自己和小叔子,田瑶整个身子都忍不住颤了颤。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田瑶嘴角痴痴的一笑,站在卧室的门外迟迟不敢进去。


以往没那么多心思的时候,她一直都是和傻小叔子睡一张床的。


虽然期间也会有各种身体上的接触,但那个时候也没想太多。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呀!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赵狗蛋给田瑶的感觉,好似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一年前就有了,只是当初田瑶也一直没当回事。


现在想来,估计是狗蛋成年了。


哪怕是傻子,也一定会想女人的!


一想到两人刚才在澡堂里的纠缠,田瑶的俏脸就热得发烫。


卧房里,赵狗蛋躺在床上,外面两个女人的谈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自己那个疑心多虑的大伯母竟然突然转性了?


不过只要一想到王翠兰不仅同意,还撮合嫂子和自己做那种事情,赵狗蛋顿时都觉得大伯母也没那么讨厌了。


咯吱!


卧室的门开了,被窝里的赵狗蛋耸了耸鼻尖,一股专属于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涌入了进来,和被子里的香气一模一样。


“狗蛋?狗蛋你睡了吗?”


田瑶站在床边,伸出小手戳了戳小叔子的胳膊。


见赵狗蛋没有反应后,田瑶才慢慢脱去裹在身上的浴巾,双手伸向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她根本没注意到,此时躺在床上的赵狗蛋,早已睁开了眼睛。


咕噜——


眼睛的景色使得赵狗蛋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而这声音,也是让田瑶顿时反应过来。


她连忙转过头来,小声的惊呼道:“狗蛋……你睡了没?”


赵狗蛋知道自己肯定被发现了,于是干脆睁开了眼睛,坐直身子说道:“姐姐,难受,狗蛋难受,睡觉难受。”


男人说着一把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一只手拍打着自己的下身。


女人顿时惊叫一声:“呀!你个傻狗蛋……快,快把被子盖上!”


虽然之前在澡堂也见过一次,但这回却是在床上啊……


而且有了自己婆婆的那一番话,现在田瑶一看见小叔子,整个芳心都是颤抖的。


赵狗蛋可不知道女人心里咋想的,他跪坐在床上,哭丧着脸说道:“姐姐,狗蛋好难受,睡觉难受。”


田瑶咬着嘴唇,她知道从洗澡堂到现在,小叔子就一直憋着的。


雪梅姐可告诉过她,男人要是一直不发泄的话,往后都会憋出炎症来,说不定还会落下什么后遗症。


女人迟疑了半响,终于咬着牙说道:“狗蛋……你先转过身到床上躺好,嫂子先穿好衣服再……再来帮你好不好?”


赵狗蛋挠了挠头,又钻回了被窝,傻笑着说道:“姐姐睡,姐姐睡,帮狗蛋,狗蛋难受。”


田瑶咬着红唇,一想到待会将要面临的事情,整个身子好似被架在了火炉上烤着一样滚烫,小腹处也不由得一阵难耐,仿佛有好多蚂蚁在上面爬动着。


半响,女人终于穿好了一件薄薄的睡衣,爬上床,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小叔子。


赵狗蛋把头埋在女人香香软软的怀里,嘴里嘟囔着:“姐姐香,姐姐香,帮狗蛋,狗蛋难受。”


“唉……狗蛋是个傻子……我要是那样做的话……他也应该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吧……”


田瑶心里想着,便伸出了手……


第二天,赵狗蛋从美梦中醒来。


他感觉昨晚做了一个好长的美梦,在梦里嫂子正和自己打情骂俏。


赵狗蛋一个转身,正想抱一抱身旁的女人,却发现田瑶早就下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