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修理工强系列小说,转过去趴好抬高调教

就是她最大的特点。

韩雪见陈飞不说话,抬眸看去,却见陈飞微笑看着自己,心头一羞,转过脸去懦懦地说道:“嗯,你既然住宿舍,就要多买些生活用品,你下班后去买,我知道有家超市在打折。”

“好啊!”陈飞爽快地答应,他现在身上还有一百多块,正好买些牙膏牙刷洗脸毛巾之类的东西。


远山国际的宿舍相当不错,四人间,带洗手间,空调还有厨房热水器。因为跟陈飞同住的另三个在市区都有房,绝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宿舍,只是偶尔加班,才会过来。

可以说,这宿舍几乎就是陈飞一个人住的。

“嗯,你应该去房地产部报道了。”韩雪说道。

陈飞点了点头,跟着韩雪前往房地产部。

房地产部位于三十三层,从三十二层至三十五层,都是远山国际的办公区域。

来到房产部门外,韩雪有些娇羞地说道:“那……下班的时候我在前台那里等你?”

陈飞点了点头道:“一言为定。”

韩雪离开之后,陈飞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玻璃门。房产部办公区域占了整整一层楼,分为业务部,会计部等部门。

陈飞是业务部的,所以直接走到来务部办理了相关的手续。

“你是陈飞吧?我是孙向东,我先带你熟悉一下你每天的工作……”陈飞的手续刚刚办完,一个长的有些小白脸气质的男人走过来微笑着说道。

“哦,谢谢啊!”陈飞连忙称谢。

“不用客气,你呢每天也没有具体的工作,都是些跑腿的活。比如说需要复印一份文件啦,冲咖啡泡茶啦,清理一些垃圾之类的……”

听孙向东这么一解释,陈飞知道,所谓的文员,也就是打杂的,总之是这些员工们要干,又不能抽时间干的零碎活,都由他来干。

不过,陈飞的追求也不高,打杂就打杂吧,反正与刘玉枝的约定也是打杂的。

而且,这里还包吃包住,住得不错,吃的嘛,陈飞领制服的时候就领到了一张饭卡,凭那张饭卡,可以在十六楼的餐厅去吃饭。

这对于衣食暂无着落的陈飞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差事。

陈飞的上班生涯正式开始了,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做文员应该很轻松的,可是真的做了才知道,原来做文员并不轻松,不只是不轻松,而且非常累人。

一会这个要咖啡,一会那个要复印文件,再一会又是要去领一些办公用品。

总之,各种各样的杂事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悄然出现,在你的脑袋周围嗡嗡地叫唤。

折腾了一上午,陈飞顿时感觉到文员真的是不好干了,为了能够干下午的活,陈飞中午吃饭的时候还特意多吃了四碗米饭,以免像上午一样,还没有到饭点,肚子就饿得咕咕叫。

午休过后,陈飞又开始忙碌了。不过,忙了有半个小时之后,陈飞便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这些人明显是在玩自己!

比如那边的那个叫王晶晶的女人,她喝咖啡几乎是十分钟一杯,这一会就要了三杯了。如果这三杯直接下她的肚子里的话,陈飞也只能感叹这个女人真能喝。

可是,第一杯陈飞没有发现不好说什么,第二杯她明显没有喝,直接倒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面。第三杯只是抿了一小口,又倒进去了。

陈飞刚想要质问那女人,那女人却是恶人先告状,直接说陈飞泡的咖啡里面有异味,根本就不能喝,还质问陈飞会不会泡咖啡。

陈飞真的很想将这女人的脑袋摁到垃圾桶里面,让她将里面的咖啡喝完,再说是不是有异味。

不只是这个叫王晶晶的女人,其他的员工也或多或少的有故意支使他干活的意思。

这让陈飞感觉到很奇怪,自己第一天上班,没得罪什么人啊,怎么这些家伙都好像与自己有过节似的?

面对王晶晶的无理取闹,在没有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陈飞也只好收起了收拾这个女人的念头。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针对陈飞,针对陈飞的也就只有那几个而已。

就像孙向东,就没有任何针对陈飞的举动,非但如此,有些人的无理要求,孙向东都替陈飞挡了,这让陈飞心里的不平要少许多。

在忙碌与郁闷中过了一下午,终于到下班的时间,陈飞长出了口气。

所有人都开始收拾东西走了,但是陈飞还不能走。他需要在所有人都走之后,将那些垃圾篓里面的垃圾清理出去。

正在陈飞将垃圾往黑色垃圾袋里倒的时候,孙向东微笑着朝陈飞走了过来:“陈飞,还忙着呢?”

陈飞笑着回道:“嗯是啊,你还没下班啊?”

“嗯,有一些文件要处理。”说到这里,孙向东道:“哦,对了陈飞,我这有一份文件,会计部要。你看,我现在有事还走不开,你能不能帮我送到会计部?”

这孙向东怎么的也帮自己说过话,他都这么提出来了,陈飞也不好驳他的面子,接过文件道:“那好,只不过,我并不知道会计部在哪里。”

“哦,你出走廊往左拐,一直走,会计部的牌子挂在门上的。”孙向东笑着说道。

陈飞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黑色垃圾袋放在一旁,拿着文件走出了业务部。

按照孙向东所说的,出门左拐,陈飞很快便看到了一个门上面写着会计部的房间前,轻轻地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应。

陈飞也没有多想,一拧门把手一边推门走进去,一边说道:“对不起,我是业务部的,送一份……”

“啊!”

陈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一声惊叫,接着陈飞猛地转过身去。

因为,里面一个女人正在换衣服。

在转过身的那瞬间,陈飞也看清了女人的长相,正是让他觉得不能轻易得罪的母老虎吴语嫣。

“不好意思,走错了!”陈飞说了一句,便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门再次被猛地推开,王晶晶冲了进来,她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地惊叫道:“你个混蛋,竟然敢进来女更衣室!大家快来啊!”

随着王晶晶这一声惊叫,门外接着又有另外两个女人也冲了进来,同时发出尖叫声。

“变态啊!”

“打变态啊!”

她们一边小叫着,一边拿起拖把之类的东西往陈飞的身上招呼。

虽然陈飞知道自己理亏,可是却也不愿意被王晶晶这个女人打,他一个错身过去滑过去,随即两个手刀,将王晶晶与另一个女人手里的拖把给打掉到地上。

王晶晶她们根本就没有想到,陈飞竟然敢打人,痛叫一声,惊怕地缩到了吴雨嫣的身后。

此时的吴雨嫣一脸的严肃,眼睛里面放射着森冷的光芒,周围的空气似乎都下降了几度。

“陈飞,你来这里做什么?”吴雨嫣的声音又尖又冷,夹杂着浓浓的愤怒,震得陈飞的耳朵都有些疼。

“呃,吴部长,是这样,孙向东让我送一份材料到会计部,我看到门上贴着会计部的牌子,所以就敲了敲门进来了。我不知道这里是女更衣室……”陈飞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你胡说,门上面明明写的是女更衣室,牌子还在上面贴着呢!”有吴雨嫣在前面挡着,刚刚还很怕陈飞的王晶晶跳了出来,手指着陈飞破口大骂道:“你就是一个偷窥狂,门上那么大的字都看不到,谁相信啊?”

陈飞曾经是一个佣兵,而且还是一个顶尖的佣兵,他对自己确定的东西有着十分的信任,所以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看错。

他没有理会王晶晶,而是对吴雨嫣说道:“吴部长,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亲自看一下就是了!”

说完之后便转过身,为示自己没有动过门牌,陈飞静静地站在那里。

吴雨嫣寒着脸走过去,拉开房门,黄色的门牌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四个字:女更衣室。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吴雨嫣质问道。

事实上,吴雨嫣也不相信陈飞是那种人,毕竟第一天来,再大胆的人也不可能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再者说了,她在换衣服的时候,的确听到了敲门声,她还是以为是王晶晶等人弄出的声响呢,所以也没有在意。因为王晶晶她们两个刚刚出去。

偷窥的人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更何况,他还直接的推门进来。

所以,当陈飞说他看到门上面写的是会计部的牌子时,便有些迟疑了。

可是,当她走到门前,看到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女更衣室’四个字的时候,脸更加的阴沉了。

“你是在骗我呢?还是在骗你自己?”吴雨嫣猛地转过身来,眸子中几乎喷出火来。

她暗骂自己愚蠢,这个男人明显是故意露出破绽,然后以此来反证自己是无辜的。自己差一点被他给骗了!

一想到自己竟然上了这个男人的当,吴雨嫣就感觉到强烈的气愤,这比她刚刚被这个男人看光了,更加让她生气。

陈飞皱起了眉头,门上写着会计部三个字,陈飞坚信自己没有看错。可是现在,这上面明明就写着女更衣室啊,难道自己真的眼花了?

不可能,自己能够从死人堆里几次活着爬出来,就是靠这双眼睛。这双眼睛从来没有看错过什么,那么大的字更加不会看错。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

吴雨嫣见陈飞沉默不语,以为他被揭穿而无话可说,正待要将这家伙给开除掉,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陈飞开口说话了:“吴部长,我是真的去会计部送材料的!”

“送材料?什么材料能让你送?”吴雨嫣冷哼一声,一把从陈飞的手里扯过文件夹,随手翻了一下,脸一红,然后不屑地扫了陈飞一眼道:“这就是你要送的文件?你自己看看……”

说完,吴雨嫣将文件扔给了陈飞。

陈飞连忙打开文件夹,发现里面的所谓文件竟然是一些用过的废纸。

直到这个时候,陈飞才幡然醒悟过来,自己被人给耍了。而耍自己的那个人,就是那个看起来似乎对自己不错的孙向东!

孙向东先给自己一份装着那种小说的文件,然后说让自己送到会计部,他知道自己刚来,又忙了一天,根本不可能知道会计部在哪里,而当时办公室里就他一个人,自己一定会问他。

他就给自己指了一条错误的路,而且还事先让人将女更衣室的牌子换成会计部。

这样,自己进去之后,王晶晶等人就立即冲进来抓个现行。

很显然,孙向东与王晶晶是串通好了的。

可自己没有得罪过孙向东啊,他为什么要这么陷害自己呢?

陈飞心头不解,也确定是孙向东害了自己,可是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这一点。所以,这个哑巴亏,自己是吃定了。

“陈飞,别以为你是刘总介绍进来的人,就可以胡作非为。”吴雨嫣着实是被陈飞气的不轻,这臭男人真当自己是花瓶,随便怎么都可以糊弄过去?

陈飞当机立断,非常干脆地说道:“吴部长,现在我说我被人陷害,你肯定不会相信的。我也不想多做解释了,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吧。”

顿了顿,陈飞继续说道:“至于说刘总,我的确是她介绍进来的,可是她并没有一定给我这份工作,要不然的话,我不会连面试这一关都过不了。”

“如果不是你中途给了我一份工作,只怕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找工作呢。所以,我要胡作非为,也是仗着你,而不是刘总……”陈飞将后面那句话说得很重,几乎是一字一顿。

陈飞这话有两层意思,一层是说,我陈飞能够在这里上班,靠的是你,不是刘玉枝。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陈飞是你的人。就算我要胡作非为,也不可能对你胡作非为。

另一个就是,我是被陷害的,可是我又没有证据证明,只能任你处置,你打算怎么处理我,我都无条件接受。

陈飞以退为进,赌的就是吴雨嫣能不能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这时,所有人都看着吴雨嫣,等待着她最后的决定。

吴雨嫣能够在人才济济的远山国际混到房地产开发部门的部长,绝对是一个聪明人。她听明白陈飞话里面的意思了。

而且,今天这事的确是透着些古怪,虽然所有的证据都表明陈飞在说谎,可这证据也太直接了。

从陈飞说话她可以肯定,陈飞不是一个笨蛋,就算他要偷窥自己,也不可能说这种可以瞬间就能够揭穿的谎言才对。

想通这一点之后,吴雨嫣又想到自己破例将陈飞安排到房地产部门的初衷,心头那种将陈飞开除,并报警的念头消失了。

平复了一下愤怒的情绪之后,吴雨嫣冷哼一声道:“你今天新来,对这里各部门之间的位置并不清楚。所以,我今天接受你的这个解释,如果说,还有下一次的话,你自己写辞职报告吧!”

说完,吴雨嫣转身拿起自己的皮包,离开了更衣室。

陈飞长出了一口气,快速地走出女更衣室。虽然吴雨嫣没有追究,但是并不代表着陈飞就是一个可以任人耍的人。

这个孙向东处心积虑的对付陈飞,虽然他并不知道原因,但陈飞是绝对不会忍的。

可是,当陈飞赶回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孙向东已经不在了。

很显然,这家伙知道一旦事情被揭破,陈飞一定会回来找他证明,提前跑掉。

一来可以来一个‘跑’无对证,二来也可以防止陈飞动手,对他不利。

“小子,没有想到你挺会装啊!老子都上了你的当了。”陈飞心头冷笑,既然对方要玩,他就奉陪到底!

然后开始打扫垃圾,当陈飞将所有垃圾都装到黑色大塑料垃圾袋里,拖出去准备扔掉的时候,正好看到韩雪俏立于门外。

陈飞呵呵笑了笑说道:“等急了吧,我马上就处理好。”

“不忙……”韩雪微笑着回答,跟在陈飞的身后,等陈飞处理好垃圾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