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啊太深了马背上|一洞入两根巨棍小说

罗美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李笑道。


老李大脑休克,顺从着本能直接点头。


罗美娟也招架不住了,俏脸红扑扑的,“老不正经的,连我的豆腐都想吃!”


“我也好奇,李叔,你说这么多年你就一直单身,不憋得慌?”


老李脸都黑了,能不憋么?都快炸了好么!


“那我给您介绍个老伴儿?”


“美娟,你就别和叔开玩笑了,我都多大了!”老李有些无语,这哪是新晋寡妇该有的样子,活脱脱个妖精么!


“别愣着了,大叔,快多喝点汤吧!”两个人寒暄着。


特别是当罗美娟给老李倒酒时,眼神有意无意扫过老李的胯下,好家伙,这反应。


饭后罗美娟哄孩子睡了觉,小家伙吃完了奶也老实了很多,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罗美娟招呼着老李上了另一个屋子,里面有张挺大的床,赵家在村子里属于有钱人家,家里这些陈设大多都很高档。


这也是罗美娟知道赵大宝爱胡搞还跟他过的原因。


“这两天奶孩子,累得我腰酸背疼的。”随手翻了翻柜子里的药,她拿出了一瓶药油,递给了老李。


“李叔,您能不能帮我摸摸啊!我听说您摸骨摸的特别准,您看看我以后的生活咋样?”


老李结果药油,心情很是激动,这俏寡妇心早就不在赵大宝身上了,现在他死了,所以罗美娟心里就有种放飞自我的感觉。


“李大师,那您不说我就当答应了啊!我脱了上面衣服,您可别瞎看!”罗美娟转过身去,声音都有些颤了,寂寞太久,刚才看到老李那东西时,她都能感觉自己的渴望。


所以胆子也不由得大了起来……


罗美娟背对着老李,脱掉了遮挡上身唯一的一件衣服,成熟女人的风味尽显无疑。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一个未亡人,一个老光棍。


“李叔,那我趴下了啊!”罗美娟往床上一趴,显得很随意。


看着罗美娟的背影,老李整个人都呆住了,这应该算是诱惑吧,不知道有意无意,这罗美娟居然还把屁股翘了起来,有意无意的摆动着,让老李当场有了反应,恨不得扑上去。


“叔,你还愣着干啥?”罗美娟看着老李呆立,出声提醒道。


“那我来了啊!”老李拿起药酒,站到了一侧,可她躺在中间,却有些够不到。


“你不会靠过来?你坐在我身上不得了?您也别多想,我实在疼的厉害!”罗美娟脸红了。


坐上去?


看着罗美娟的臀部,这坐上去还不得出事儿?


可事到临头,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个锤子,老李直接上床,坐了上去,那感觉,让老李差点叫出声来。


罗美娟自然也是心痒,结婚这么多年了,赵大宝一直在外面胡搞,结果让自己守活寡,一想到老李那个宝贝,心中的渴望就涌了上来。


老李激动啊!万万没想到今天还有这种意外收获,把药酒倒在手上,手感真的惊人,这女人皮肤就像个小姑娘似的。


依山旁水的村子,女人个个都长得极为水灵,罗美娟低着头欲拒还休,“李叔,你可别乱动哈!”


老李一听这话心里还是一紧,毕竟人家还是未亡人,自己真要是做点什么出格的,传出去这张老脸也就别要了。


老李把药油均匀的涂抹在了罗美娟的腰上,之后还摁了半个小时,一句老李多年摸骨的经验来看,这女人是个旺夫命,如果不是赵大宝作死,好好和她过日子,下半辈子绝对错不了。


罗美娟都无语了,心说老李真的是个正常男人?


一个女人让你亲手给她上药油了,还在乎你多摸点?


老李也是一时糊涂,自己忍着难受不说,还把罗美娟气得牙痒痒。


“老李,出事儿了!”


就在这个时候,村子外面有人呼喊,罗美娟直接站起来把衣服穿好,让老李正好把前面也看个干净,身材不是唐欣那种小丫头可以比拟的。


老李赶了出去,问怎么了。


进来报信那人,弓着腰长喘着气,“村里很多户人家的鸡都死了!蔡凤荣还被偷鸡的畜生给咬伤了!”


“啊?”罗美娟吓了一跳,忙问老李,“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儿?”


老李蹙着眉头,低声道,“我没想到事情会来的这么快!”


“走先跟我去,蔡凤荣家!”老李一歩迈出,来报信的人跟在后面。


一听到蔡凤荣家出事儿了,老李是真着急了,一边走一边问身后的人,“光蔡凤荣被咬了么?她女儿怎么样?”


“欣欣没事儿,就是被吓得不轻。”


听到这里,老李微微放下了心。


他对蔡凤荣也就那个样子,自己真正在意的是唐欣。


“不过这不对啊!现在那些东西能大白天出来?”老李有点纳闷儿了,虽然黄皮子这东西很邪门儿,但都是晚上出来,这大白天出来祸祸可真是少见。


“我也不知道啊!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黄皮子,一个个都跟疯了似的,也不是为了吃,咬死就走,人要是敢拦着,也照咬不误!”村民说起来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山村里信奉山精鬼怪,大白天的闹黄皮子,村子里的人都害怕。


“哼!赵大宝真是个祸害,如果我没猜错,这一切都是黄皮子的报复!”老李现在基本上可以笃定,一定是赵大宝祸害了黄皮子,而且还害得不轻,所以对方这么来势汹汹。


……


等到老李赶到蔡凤荣家的时候,蔡凤荣家里已经有很多村民了,可这么多人都站在门口,却一个都不敢进去,院子里传来唐欣声嘶力竭的呼喊,可即便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


老李气冲冲的拨开堵在门口的人,进到了院子里。


“大叔,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快救救我妈妈啊!她…她疯了!”


唐欣坐在地上被吓得手足无措,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心疼。


尤其是看到老李进来之后,更是哭的伤心,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老李一进来直接揽住唐欣,关切问道,“欣欣,别哭了,大叔已经来了,你妈妈现在还好么?”


“妈妈…妈妈她疯了!早晨被黄鼠狼咬了之后,醒来之后,就开始胡说八道了,还不让接近!”


就在唐欣话落之际,屋子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声音沙哑尖锐,充斥着无尽怨毒,“还我儿命!你们都要给我儿偿命!”


老李一脸严肃的把唐欣放在一旁,留给她一个坚定的背影,“叔,去去就回,没事儿的。”


“你们快帮帮大叔啊!别让他一个人去!”看到老李一个人要进屋,唐欣回过头央求站在门口的大人去帮忙,只不过成效甚微,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


“你们一个个好意思吗?大叔,这些年对你们不好么?谁家有个事儿不是去找大叔?!”唐欣气得直哆嗦,指着门口看热闹的那些人怒斥。


老李听着唐欣的话心头一暖,可旋即又叹了口气,他并不生气,他学道这么多年,人心什么样子他再清楚不过了。


屋门推开,一阵骚臭弥漫,承受能力弱的人根本挺不住!


可老李却面不改色的走了进去,屋子里有些阴暗,就在老李迈进去的一瞬间,一双绿色的眸子在屋子的角落骤然睁开,充满凶意的注视着老李。


“冤有头债有主!你过界了!”老李直视着墙角的眼睛。


“过界?是你们人类先把事情做绝的!”角落里,蔡凤荣趴在地上犹如禽兽,此刻她缓缓的站起来,用着一种压抑的声调说道,目光却死死的盯着老李,看起来对他十分忌惮一般。


“你已经把害死你亲族的人给害死了,因果到此已经了结,你又何必枉造杀孽,毁了你来之不易的修行呢?”老李叹了口气,对待这些山精鬼怪他有着独有的视角。


“不够不够!”听了老李的话,“蔡凤荣”仿佛被刺激到了,嘶吼道,“我儿修行近百年,刚度过了劫难,功法消弭,却不行死在你们人类手里,你要我放下仇恨?”


老李叹了口气,他到赵家的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赵大宝的死怨不到别人头上,一股浓浓的煞气围绕在赵大宝的尸身旁,这是那只度过劫难的黄皮子临死前留在他身上的。


本以为黄皮子报仇只要了赵大宝的命,却没想到它们疯了,居然想要报复整个村子!


“你以为本天师是在与你商量?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退去,我念你修行不易放你一马,你若是冥顽不灵!那本天师也只好送你归西了!”老李沉声道。


“桀桀桀,有本事你就试试看!”阴笑完,蔡凤荣身子猛地冲向老李,速度力量绝对不像一个普通妇人该有的样子。


老李动作好似办了半拍,可真等蔡凤荣的爪子快插进老李的眼球时,一只手骤然扼住了蔡凤荣的脖子,令她不得寸进。


而附身在蔡凤荣身上的黄皮子此刻也知晓了老李的厉害,当即想要抽身而去,只不过为时已晚。


老李手上绽放着淡淡金光,家传功法他花了四十年的时间修炼到大成,一举一动早已返璞归真,对付这种有了修行的黄皮子,一般大师甚至需要开坛设法,奏请祖师,但他不需要!


单手摁住蔡凤荣的头部,老李变掌为爪,硬生生的从蔡凤荣的头顶扯出来一道虚幻的影子!


而蔡凤荣身体剧烈的抖动,似乎在抗拒老李的拉扯,可当黑影完全从蔡凤荣头上消失时,蔡凤荣骤然昏倒在地。


不知多远的林子中,一直通体深黄,额头雪白的黄鼠狼,盘卧着的身体骤然一僵,骤然发出一句哀鸣!


不远处几只小黄鼠狼听到哀鸣之后,慌乱的凑到跟前,只听到老黄鼠狼呜咽几句,七八只黄鼠狼抬着它的身体向着林子外窜去!


“你说我该怎么办?”老李捏着黄鼠狼的法身,“直接赐你个魂飞魄散?”


老李手中的影子似乎知道即将面临的下场,当即瑟瑟发抖,两只虚幻的爪子似在求饶不停跪拜。


老李没管黄鼠狼,而是凑到蔡凤荣身前,一探鼻息,又点了她几处穴道,蔡凤荣微弱的气息,这才有所回缓!


越是厉害的东西上人的身体,就会给人造成越大的损害。


现代要怪越来越少,能修炼到元神出窍这种程度的妖精已经是越来越少了。


老李背着蔡凤荣走了出去,看到老李从屋子里出来了,屋子外面的人争相往里看,都说老李是个有本事的人,但村子里知道的人还是半信半疑,这下看到他解决了这件事儿,大家伙儿又是惊奇又是害怕。


老李虽然心里觉得村民有些势利,但人不都是这样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所以他也不怪他们。


“快去叫救护车吧!先把人送到医院里面好好调养!”


有老李在场,村民们也似乎有了主心骨,一个个该干嘛干嘛,不一会儿功夫,远处就有救护车的响声,将蔡凤荣母女俩安排上了救护车。


最开始唐欣抓住老李的手,要跟他一起,在老李再三劝说下,才上了车,离开时候唐欣眼睛通红,看向老李有说不清的情愫和歉意。


一看小丫头这个模样,老李心里就又开始痒痒了。


就在这时,外面的人突然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人群中让出了一条路,有人尖叫道,“黄鼠狼组群儿来了,大家快跑啊!”


“来了也好,老子不吱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敢出来了!”老李也生气了,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当着自己面来挑事儿,老李心中不怒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