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

出了一身的汗,一进门连饭都没吃,和姐夫打了个招呼就钻进浴室,准备洗澡了。

坐在舒服的浴缸里,突然想起姐夫的身影,真是的,姐姐有了那麽好的老公,还不好好珍惜,天天工作工作的,不知道姐夫一个人会不会忍不住,嘻嘻。决定了,我要把让姐夫帮我开苞。毕竟身边就是个这麽好的资源,不利用实在可惜了点。想起姐夫那麽雄壮的身材,脸红了红,不知道他下面是不是也那麽宏伟。

吃完饭,姐夫进书房上网去了,我回房间脱了内衣,换了一件小背心和小短裙。这件短裙可是我的镇山之宝呢,稍不小心就会走光,何况上身那件小背心根本遮不住我胸前的春光,两个翘翘的小乳头根本就一览无疑。

我敲敲了敲门,进书房一看,姐夫果然正在上网,正起劲呢,头擡都没擡,这可难不倒我,我娇笑着凑过去,笑问姐夫:「姐夫教我玩游戏好不好?」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让姐夫为我开苞(繁)

边撒娇边在姐夫身上蹭来蹭去的,也许是我平常撒娇惯了,姐夫也没觉得什麽异常,我边注意着姐夫的表情,边把胸前两团软肉往姐夫胳膊上蹭去。

姐夫身体僵硬了下,但随後又放松了下来,让我坐在他腿上,手抓着我的手,教我玩起了游戏。

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姐夫的心不在焉,因为他的眼睛从後面一直盯着我的胸看,我也时不时的转动身体用胸前蹭着他的身体,他臀部下的肉棒也硬了,顶着我的臀部,我扭动着臀部,磨蹭着他的肉棒,感觉它越来越火热,姐夫的喘息声也越来越粗,已经贴在我的耳边了。

我故意一扭头,嘴唇正好贴在姐夫的嘴上,姐夫终於忍不住了,一把抱住我的腰,狠狠的吻了起来,我配合的张开嘴,姐夫的舌头就伸进我的嘴里,挑逗着我的舌头。我被吻的全身发热,舌头也不禁和姐夫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姐夫的手也没有空闲,左手伸进我的小短裙里使劲按捏我臀部两团软肉,一手掀起我的小背心,露出我傲人的胸部。

姐夫放过了我的嘴,两只手一用力,将小背心的脱下,完全的显现出我完美的胸围,那粉色的小蓓蕾在姐夫的注视下更加挺立了,腿间的湿意也更加明显,忍不住将身体转了过来,擡高右腿跨坐在了姐夫的身上。姐夫也从初次见到我胸部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边亲咬着我的乳头,一边在我的大腿内侧摩挲着。

「小佳,你的胸好美啊,简直就是为了勾引男人而生的。」姐夫含着我的乳头含糊的说着。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让姐夫为我开苞(繁)

「那和我姐姐比呢。」

「当然是你,你是我见过最美的了,你就是上天派来勾引我的小荡妇!」

姐夫的手已经掀开我的裙子,摸到我湿润的腿间了,我浑身更加的燥热,只知道用身体在姐夫身上蹭着,姐夫的手已经探进我的秘处。我浑身一颤,发出一阵阵的呻吟:

「啊...姐夫..我要..啊..」

「小荡妇,不穿内裤是来勾引我麽?」姐夫一把扫开桌上的东西,把我放到桌上,两腿架到他的脖子上,一低头,将嘴凑近我的秘处,两手拨开两边的嫩肉。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让姐夫为我开苞(繁)

「看我今天怎麽惩罚你。」

我只觉得一股热气喷到了我身体的某个地方,浑身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只能两手使劲的抱住他的头,两腿使劲夹住他的脖子,身体下面似乎喷出了许多液体,我迎来了我的初次高潮。

「这样就不行了?」姐夫轻笑着。

「那这样呢?」姐夫用手轻刮着我敏感的小珍珠。

我刚刚因高潮而松弛下来的身体又紧绷起来,口里也不禁大声呻吟着,强烈的快感让我快承受不住了。

「姐夫,快...」

「说,哥哥快干我吧,快用你的大鸡巴干死我这个小荡妇吧。」

姐夫的舌头已经探进我的狭小的通道,一只手也重新摸回我的胸,使劲搓揉着,不时的捏着我敏感的乳头。我呻吟着,浑身布满了红霞,大声叫了出来:

「哥哥快干我吧!」

「快用你的大鸡巴干死我吧...使劲干死我吧....」

姐夫抓起我的手,放在他的宏伟的鸡巴上面,让我握住它。

「好大啊..」我吃惊的看着这个雄伟的巨物。

姐夫自豪一笑,挺身冲进我的身体。虽然姐夫体贴的进入後没有乱动,可是破处的疼痛也让我浑身一僵,姐夫安抚着我,我看的出来,他忍的很辛苦,满头都是汗,终於,他大喊一声:

「小佳,我忍不住了!」在我体内横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