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漂亮女同学偷吃禁果,男友说我好紧,夹的好爽

欧阳雪想到昨天发生的事,脸色立刻一变警告:“今天时间充裕,不着急,慢点开。”


“好嘞!你是总裁,你说了算。”


林尘知道欧阳雪是害怕了,没有点破,发动车子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一路上,欧阳雪什么话都没有说,她在想自己和林尘的事,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通过昨天的事,可以说明几点,一林尘深不可测,二就是做事有底线,虽然也挺色的,但并没有真正的做出欺负她们的事,所以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她和林尘在一起暂时安全,变数太多,以后就不知道了。


半小时后,到达公司。


林尘将车停好,和欧阳雪一起下了车进入电梯。


‘叮’的一声,到了顶楼。


欧阳雪走在前面,进入办公区域,扫视所有人一眼,大声道:“各位,先把手头的事停一停,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欧阳雪,他们在欧氏集团干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欧阳雪刚进公司就宣布事情的。


欧阳雪指着旁边的林尘大声道:“从今天开始,这位林尘先生就是我的保镖兼司机,我的安全将由他全权负责。”


听见这句,周围的人先是一愣,紧接着不知是谁带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他们真心觉得林尘太牛了,刚来公司第一天就把副总杨盛给收拾了,据小道消息说杨盛现在还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可见昨天对他的伤害有多大。


欧阳雪抬起手做了一个禁音的手势,大声道:“好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们和星汇财产达成了全方面的合作,接下来对我们集团至关重要,绝对不能出一点错,肯定要辛苦你们一段时间,我这个人向来奖惩分明,你们付出多少,我就给你们最大的回报。”


“多谢总裁,我一定好好工作和集团公进退。”有人立刻大声附和。


“总裁,我也会好好的工作,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


欧阳雪点点头,说了几句打气的话,用警告的目光瞪了林尘一眼就向办公室忙去了。


林尘点上一根烟吸着,像领导视察工作似的,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没一会就和同事们打成了一片,和昨天不一样,现在欧阳雪正式宣布了林尘的身份,这也就意味着林尘是欧阳雪的人,这帮家伙怎么可能不抓紧时间拍他的马屁。


“林哥,昨天我见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我的猜测果真没错,请你以后多多照顾小弟。”


林尘望着眼前这个一说话脸上的肥肉就颤动的胖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哥,我叫郭亮,你可以叫我小亮,呵呵!”


林尘觉得郭亮有趣,刚来公司的确得收个小弟,以后有跑腿的事可以交给他,咂咂嘴:“这样吧!以后我就叫你亮子,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林哥,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只要你高兴就行,哈哈!”郭亮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林尘的认可。


周围的人看着郭亮这个样子,一个个在心里骂死胖子马屁精,这么快就抱住了林尘的大粗腿,看来日后不能再得罪这死胖子了,以前有恩怨的还得想办法化解。


就在众人都有样学样,不断拍林尘马屁的时候,欧阳雪的秘书余倩沉着脸走了过来:“你们一个个的在干什么,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立刻走人。”


在公司很多时候,余倩说的就代表欧阳雪,她这么一发威,所有人全都吓得赶紧回到工作岗位开始工作。


林尘对余倩有点印象,现在认真一观察,还真别说,余倩挺漂亮的,身上有股女强人的味道。


余倩被看得不自在,瞪着林尘喝道:“看什么看?总裁让我转告你,你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搅乱公司的正常秩序,否则她对你不客气。”


“美女,生那么大的气干嘛?同事们是热情了点,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欢迎我嘛!”


余倩见林尘完全没有把自己说的放在心上,气呼呼道:“我已经按总裁的意思通知你了,不听后果自负。”


说完,她转身走了,说真的,她搞不明白一向聪明绝顶的欧阳雪为什么要请林尘这样的一个男人做保镖,刚来公司第一天虽然立了大功,但也把副总给收拾的,这样的人留在集团就相当于一枚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了。


林尘目送余倩的背影消失,慢慢走到郭亮面前笑道:“亮子,刚才被吓到了吧,不用怕,我罩着你,好好工作,我去玩游戏了,以后找个时间我们好好喝几杯。”


“行,等哪天林哥有时间了,小弟请你好好挫一顿,我们好好喝几杯。”


“嗯。”


林尘点点头,走到昨天的那个位置坐下,打开电脑,登陆CS游戏开始热火朝天的玩了起来。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


身穿警服的美女警花张茹男来到了欧氏集团,轻车熟路的来到欧阳雪办公室的门口敲敲门。


“进来。”


张茹男推开门走了进去。


欧阳雪抬头一看,先是一愣,接着想到什么脸上露出笑容,起身迎了过去:“茹男姐,你来了啊!快请坐。”


张茹男坐下,望着欧阳雪直言不讳道:“欧阳雪,我今天是为了林尘的事来的。”


果真如自己猜测的那般,欧阳雪点点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张茹男等着她的回答。


张茹男将欧阳雪的表情尽收眼底,叹了一口气说道:“欧阳雪,我有负你的所托,利用一切关系调查林尘,但是只查到一些皮毛,其余的都没有查到。”


“啊!”欧阳雪心里一惊叫出声,她是知道好友张茹男能力的,从来不说空话大话,连张茹男利用一切关系调查林尘都查不出什么,这更加说明林尘深不可测。


“欧阳雪,虽然没有查到,但你别灰心,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摆在眼前,我有信心查清楚林尘的底细。”张茹男信誓旦旦的说。


第一章:你约我来的


“来了,来了,别再敲了。”


欧阳雪穿着睡衣打着哈欠开了门,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剃着寸头身穿迷彩服的男人。


林尘一脸坏笑的打量着欧阳雪,一米七几的身高,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浑身散发出万千风情。


欧阳雪被看得很不舒服,沉着脸退后两步,问道:“你是谁?有事吗?”


不愧是名满江城的美女总裁,就连生气也这么美!看那小嘴撅的,好可爱!


林尘撇撇嘴,望着欧阳雪笑道:“美女,你别怕,我不是坏人,呵呵!”


“是不是坏人你说了不算,我不想再问一遍,你究竟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欧阳雪强压怒气问道。


林尘冲着欧阳雪眨眨眼:“美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是你约我来的,怎么不知道我是谁呢?”


听见这句,欧阳雪脸色一变再变,紧咬着嘴唇盯着林尘一字一句问道:“我什么时候约你来的?”


林尘似乎早知道欧阳雪会这么问,脸上露出古怪表情,拿出手机晃了晃,打开微信,顿时里面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帅哥,漫漫长夜孤独寂寞吗?妹妹好寂寞啊!你能来我陪我喝几杯聊聊天吗?明人不说暗话,妹妹家里的床很大很舒服……”


“啊!”


欧阳雪犹如见鬼似的后退几步,双眼睁得大大的瞪着林尘,没错,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她,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事,不是她突然有需要了,也不是她突然发疯了。


而是因为婚约的事闹得心情不好,约几个闺蜜出来喝酒,玩游戏玩输了,所以就让她用微信摇一摇加个好友,把这段诱惑死人不偿命的语音发过去,把对方的火给撩起来就消失,不得不说实在太坏了。


“美女,是不是我突然从天而降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了?”林尘望着欧阳雪邪邪一笑,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最后一句犹如一盆凉水浇在欧阳雪头顶,她顿时清醒,冲上前挡在林尘前面,指着门外咬牙切齿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你给我出去,再不走我报警了。”


“似水红颜,你这是翻脸不认人的节奏啊!我这个人最喜欢以理服人,你可以报警,让警察来给我们评评理,看看究竟是我的错还是你的错?”


似水红颜正是她的微信名,欧阳雪一怔,随即瞪着林尘喝道:“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快点消失,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林尘耸耸肩,往前走几步坐在沙发上,望着欧阳雪似笑非笑道:“好啊!我真想看看你是如何对我不客气,呵呵!”


呵你妹啊!


欧阳雪气得在心里大骂,她万万没想到玩一次游戏居然招来这样的一个极品男,自己的运气真是够背,还有一点她不通,自己发了那条语音就把他删除了,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你走不走?”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什么故事都没有发生,我怎么可以走呢?”林尘冲着欧阳雪玩味一笑,拿起茶几上洗好的苹果吃了起来。


欧阳雪真没见过林尘这么‘无耻’的男人,气得肺都快炸了,瞪着他一字一句沉声道:“这是你逼我的,要怨只能怨你自己。”


刚要拿出手机打电话找人帮忙,却在这时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


欧阳雪凶巴巴瞪了林尘一眼,极为烦燥的冲上前开了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浑身名牌长相帅气的男人,手上拿着一大把鲜红的玫瑰。


“亲爱的,早上好,这是送你的,今天天气不错,我想约你去城郊的马场玩玩。”秦伟笑着将手中的鲜花往前一送。


欧阳雪脸色变冷,摆摆手:“你的花我不会收的,还有我再说一遍,别叫我亲爱的,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伟早已习惯了欧阳雪的态度,嘻皮笑脸道:“雪儿,我们两家的长辈已经商量好了,再过几天就给我们举办定婚典礼,到时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我不叫你亲爱的叫什么?”


听见这句,欧阳雪再也压抑不住,怒气冲冲吼道:“他们是他们,我是我,谁答应你的,你和谁举办定婚典礼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伟脸色一变再变,他在临海可是数一数二的顶尖大少,很少有人敢不给他面子,可现在他放低姿态讨好欧阳雪,对方还是这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实在可恨!


贱人,先让你得意一阵,等日子到了,老子要你好看!


秦伟在心里冷笑一声,刚要开口,却听见客厅里传来声响。


有人?


想到什么,秦伟脸色难看,一个箭步往前冲。


欧阳雪急忙追了过去,秦伟的突然出现把她气糊涂了,搞得一时忘了林尘的存在。


看见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的林尘,秦伟气爆了,握紧拳头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未婚妻的家里?”


林尘撇撇嘴,反问:“我大清早就在这里,你说我是什么人?”


欧阳雪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气得死死的瞪着林尘,他这么说不是告诉秦伟,俩人发生了关系,真是一个混蛋。


秦伟看看欧阳雪,又看看林尘,有种头戴绿帽的感觉,瞪着林尘怒吼:“不管你是谁?你今天都死定了。”


欧阳雪感受到秦伟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脸色变了,秦伟可是一个心狠手辣说一不二的主,她虽然也很痛恨林尘,但只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并不想对方因此事而死。


“秦伟,你别冲动,我和他是第一次见面,什么关系都没有。”


“欧阳雪,一大早这个男人在你的家里,你说和他第一次见面,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认为我会相信吗?”秦伟指着林尘气呼呼吼道。


“姓秦的,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信不信在你。”欧阳雪更生气的叫道,她有种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


秦伟冷冷一笑,将目光定格在林尘身上,沉声道:“如果你现在跪下向我磕头认错,那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否则你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欧阳雪知道秦伟绝对不是在开玩笑,望着林尘急声道:“你最好按照他说的去做,他自幼跟随一个高人练武,我从没听说他败过。”


秦伟闻言,嚣张大笑,虽说欧阳雪‘看不上’他,但对于他的实力还是很肯定的。


林尘看看秦伟,又看欧阳雪,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笑哈哈道:“多谢你的关心,我这个人向来没有向人低头服软的习惯。”


“你……”欧阳雪气极,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林尘好啊!对方却不领情。


秦伟没想到林尘如此嚣张,真是被刺激到了,双目中闪烁着阴冷的寒光,瞪着林尘吼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那就怨不得我了。”


林尘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掏出烟点燃,缓缓吸了两口,抬手招招:“我发现你还真能够装逼的,要打便打,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是不是带把的爷们?”


“啊!”


秦伟忍无可忍,扯着嗓子怒吼一声,挥着铁拳向林尘冲去,出手就是最强的杀招。


欧阳雪惊叫一声,不忍的闭上双眼,她觉得是自己害死了林尘,心里非常不忍。


林尘不动如山站在原地,待秦伟接近快若闪电的动了,面带微笑硬接他一记杀招,屁事没有,慢悠悠的轰出一拳。


“不可能。”秦伟惊惧大叫。


接着‘砰’的一声巨响。


秦伟犹如断线的风筝向后退,最后用力的撞在墙壁上,体内气血沸腾,忍不住吐出几口鲜血,脸色一下白如白纸,强压着痛意喘着粗气。


欧阳雪刚睁眼就看见这一幕,直接吓懵了。


怎么可能?


她以前见过秦伟一招就击败了一个连续几届的散打冠军,当时在临海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可现在秦伟却是在林尘手里一招都过不了,这是何等的变态,就算是亲眼所见,她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弱,实在太弱了,真不知道你未尝一败的战绩是怎么来的?”林尘边说边往前走。


欧阳雪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真怕林尘这个变态一怒之下把秦伟杀了,那事情可就大条了,连她也会有很大的麻烦,她赶紧冲上前挡住林尘:“他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我希望这事就这么算了。”


林尘深深看了欧阳雪一眼,止住脚步,望着对面一脸怨毒的秦伟淡淡的说:“看在她的面子上,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一分钟内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后果自负。”


秦伟真想不顾一切和林尘拼了,但他深知对方的恐怖,这么做后果就是死,想到这一点,他强压怒意颤栗着站起,一句狠话都没敢说慢慢的走了。


欧阳雪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了,神色复杂望着林尘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林尘一拍脑袋,咧嘴笑道:“对了,还没做自我介绍呢,我叫林尘,微信名叫作浪里小白龙,你的约会对象,呵呵!”


欧阳雪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用力跺了一下脚,哼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林尘古怪一笑,现在他是不会告诉欧阳雪这个实情的,他不是浪里小白龙,只是用个小手段顶替了对方的身份。


他接近欧阳雪其实是为了报恩,这个可爱的傻女人也许早已忘了五年前那个下着大雨夜晚发生的事,但他忘不了,只要有他在,绝不会让欧阳雪受半点伤害。


欧阳雪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沉声道:“你刚才教训的是临海秦家的大少,秦家在临海黑白两道通吃,我劝你最好立刻离开,否则没人救得了你。”


林尘眼中精光一闪,似笑非笑道:“我没事,你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教训了秦伟,他已认定你和我有关系,你觉得他可能放过你吗?”


欧阳雪娇躯猛的一颤,脸色阴晴不定,认真想想,她觉得林尘说的很有道理,现在算是撕破脸皮,秦伟恼羞成怒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她的处境真的很危险。


“美女,你别怕,我可以做你的保镖保护你,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我唯一的条件就是和你住在一起。”


第二章:借机发难


听着前几句,欧阳雪双眼越来越亮,心里为意动,有林尘这个深不可测的高手保护自己,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可听完最后一句,她才知林尘这货在打什么主意。


“不行,你做我的保镖可以,但你不能和我住在一起,我可以开你丰厚的报酬。”


林尘耸耸肩,似笑非笑问道:“美女,你看我的样子像缺钱的人吗?”


欧阳雪打量林尘几眼,很认真的回答:“缺,很缺。”


林尘笑了两声:“美女,我的条件就是这个,其实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我和你住在一起,才能更好的保护你嘛!”


信你才怪?


欧阳雪恶狠狠瞪了林尘一眼,她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严重怀疑林尘接近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现在最好就是赶走林尘,但想起秦伟的事,她又犹毅了。


内心做着激烈的挣扎,两害相权取其轻,先不说赶走林尘,对方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接近她,防不胜防,就是一时间也找不到比林尘更适合保护自己的人选,所以她做出了决定。


“你想和我住在一起可以,但你必须接受我的三次考核,过关了就能留下,敢吗?”


林尘嘴角一挑,暗赞一声好个聪明的女人:“敢,如何不敢?”


“行,一言为定,如果你能通过考核那就留下,如果你通不过,还是可以做我的保镖,但不能和住在一起。”欧阳雪洋洋得意道,她不相信林尘能通过考核。


“好的。”


欧阳雪一看手表,望着林尘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不准乱看乱动,我去换套衣服和我去公司,考核随时开始。”


“嗯。”


欧阳雪用警告的目光瞪了林尘一眼,转身向二楼走去。


林尘自是闲不住,这里看看,那里看看。


十几分钟后。


欧阳雪穿着一套淡蓝色的‘工作装’下了楼,颇有高冷女总裁的范,她看见林尘用怪怪的目光盯着自己,喝问:“喂!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呵呵!”林尘脸上的怪笑更甚,他刚才上了一趟卫生间,在里面看见了条性感的小裤裤,可能是欧阳雪刚换下来没来得及洗,现在见到欧阳雪,不免在心里幻想她穿上会是怎样的性感美艳。


“哼!”欧阳雪重重冷哼一声,带着林尘离开了别墅。


走了一会,指着前面的豪车问道:“你会开车吗?”


林尘笑了,摸着后脑袋回答:“好像世界上的交通工具就没有我不会开的。”


“你就吹吧,不吹会死吗?”


欧阳雪白了林尘一眼,把车钥匙丢给他。


林尘接过开门上车,转头望着欧阳雪嘻嘻哈哈问道:“怎么不坐在副驾驶位上?是怕我的驾驶技术不行?还是担心我对你做什么?”


欧阳雪脸色红了,心事完全被林尘看穿,她自是不会承认:“少说废话,赶紧开车。”


林尘大笑着发动车子,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一路上,欧阳雪用余光不断偷偷打量林尘,她的脑袋里飞速运转,不断在想林尘是什么人?接近她究竟有什么意图?


想来想去都没想出一个所以然,她暗暗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尽快调查清楚林尘的来历和目的。


就在这时,车子来到了闹市区,现在这个点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原本就很堵,偏偏前面又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很多人在围观,这下把路给彻底堵死了。


待会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欧阳雪从来没有迟到过,心里正烦燥着,突然闻见前方飘来一股烟味,眉头一皱,刚想让林尘把烟给灭了,却在这时脑袋里灵光一闪,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


“林尘,考核开始了,八点我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如果你能在之前把我送到公司,那第一关就算你过了,怎么样?”


林尘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不得不说,欧阳雪真是绝顶聪明,现在距离八点只剩下九分钟,按照路程来算,就算不堵车也很难赶到公司,可现在欧阳雪却提出这样的考核,分明就是存心叼难让他过不了关。


“雪总,你说的是真的?”


欧阳雪微微一愣,随即很认真的回道:“当然是真的,只要你能做到,第一关就算你过了,如果你做不到,那就没有考核的必要了,你老老实实做我的保镖,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雪总,我劝你一句,最好不要这样考我。”


欧阳雪认为林尘这是以进为退吓唬她,在心里冷冷一笑:“我就是要这样考你,你不用劝我了,如果你不敢接受就弃权,不用跟我说这么多。”


“行吧!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拼了,不过你可不要后悔,哈哈!”


话音刚落,只见林尘嘴巴连动,顿时街面上就响起了密集的‘砰砰!’枪战声。


所有人都吓坏了,惊慌失措的向四周逃去,那些车主也纷纷调头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