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火车上的艳遇香艳又刺激

“嘿嘿!”某骆傻笑了一下,“那是当然咯!”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火车上的艳遇香艳又刺激/恋上父王

“干爹啊,父王爹爹在画画,雨儿也想要嘛?”梁雨好像记得东方晨绘画的时候,最讨厌有人打扰。

“小鱼儿,干爹带你去骑马马,好不好?”骆天哲急忙地转移话题。

“不好不好嘛!干爹不好,我就是要见父王爹爹嘛!”梁雨故意揉揉双眼,使劲地挤出几滴泪。透过指缝望一眼一脸无奈的骆天哲,哼!小子,跟我斗,我二六了,你还嫩了点呢!!!

“好吧!”骆天哲思考了很久,无奈的点点头,他最害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啊,貌似那个梁雨还称不上是女人吧!

骆天哲抱起梁雨向寒霜院深处的书房走去。

“干爹,你看花花好漂漂哦?”梁雨指着小径旁灌木丛上一朵盛开的花儿道。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火车上的艳遇香艳又刺激/恋上父王

“漂漂?哦,是漂亮吧!”

梁雨使劲的点点头。

“给,小鱼儿!”骆天哲一把摘下那朵紫色的花递给梁雨。

“干爹漂漂,雨儿给你戴上,好不好?”梁雨闪着天真的大眼睛,用极其天真无邪的眼神含情脉脉地注视着骆天哲。

“恩,好吧!”骆天哲思考了很久才点头答应,这可有违与他翩翩公子的形象,“小鱼儿,干爹是漂漂,对不对啊!”

“恩。”梁雨使劲的点点头,还真是个蛋白质!

“咚——”的一声,双手抱着梁雨的骆天哲用他的蹄子一脚踢开东方晨的书房门。

东方晨从宣纸后面缓缓的抬起头,脸上本就冰冷的寒霜是黑上加黑,某只乌鸦还不怕死的大喊一声,“师弟——”

梁雨轻巧地转过身来,“父王爹爹!”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火车上的艳遇香艳又刺激/恋上父王

轻轻颔首,东方晨手上的毛笔一甩,还没看清楚他是出的手,骆天哲莹白的脸上落满了喷香的黑芝麻。

“干爹!”梁雨示意骆天哲将自己放置到地面上,噔噔噔地小跑进书房里面,捧来铜镜一面至骆天哲的面前,“干爹,照照!好漂漂!”

“漂漂,你干爹当然漂亮咯!”某骆帅气的一甩头,宠爱地抚摸梁雨的脑袋,“小鱼儿,让干爹照,干爹就照!”

骆天哲拿过铜镜一瞧,镜子里的而你是他吗?玉冠束起的长发旁斜插着一朵紫色的花,估计被梁雨蹂躏过,焉了吧叽的,而莹白的脸上满是墨点,“呯——”铜镜被骆天哲扔到地上,55555,那是徽墨吧!三天洗不掉了,他师弟啥时候出手的啊?他,他怎么不知道啊?

“呜呜呜——”梁雨哭得扑到东方晨的怀里,“父王爹爹,雨儿怕怕!”

东方晨温柔地将梁雨揽在怀里,掏出锦帕拭去梁雨眼角的泪滴。

“师弟,你——”骆天哲生气地指着东方晨,却在他嘴角捕捉到很浅的一丝微笑,“师弟,你笑了哎,我应该告诉师父去!”

骆天哲欲转身离去,却被东方晨一把揽在门框前,绝美的脸上早已回复冷峻,连那丝温柔都已经褪去得无影无踪。

“干爹加油!”梁雨从东方晨的怀里探出自己的小脑袋,“干爹,你不是武功天下第一吗?”

“小鱼儿,干爹今天不能动手,呵呵,禁忌日!”

“哦!”梁雨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重新窝回东方晨的怀抱,还特意的加上一句,“那今天干爹是打不过父王爹爹了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