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被军长男人惩罚打pp|超级兵

秦主管,我就明说了吧,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不想在公司再看到那家伙,明白吗?”

“黄经理,这……”秦华满脸为难,这上面得罪不了,下面自己还有把柄在苏星身上,万一苏星以为自己要开除他,那还不得把自己供出来。

“这什么这,就一句话行不行!

“当然不行!”

苏星那个气啊,自己早上可是还帮你接了腿,这下午就给自己来阴的,直接推开门大声说道。

秦华和黄灿灿都是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进来的是苏星,顿时一怒:“不知道进门敲门吗?”

“那你不知道背后使阴招很不礼貌吗?”苏星丝毫不输气势。

黄灿灿俏脸忍不住一红,她也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是想到这货今天那么对自己,她还是忍不住,所以下午一来,直接就找到了秦华。

“什么背后使阴招,本小姐从来就是光明正大。”随即直接转过头看向秦华:“秦华,开不开?”

“当然不开!”苏星却是咧嘴一笑,随即看向黄灿灿:“我说小丫头,你还真行,早上好歹哥也算你的恩人,这恩将仇报你就不脸红?”

“恩人你个鬼,反正本小姐今天是让你走定了。”

“你以为你是阎罗啊,要我三更走,本帅哥就得走。”

“咳咳……”秦华忍不住干咳两声,这醒来的兄弟怎么这么牛,才上半天班就得罪了公司最不能得罪的人,现在还敢和对方杠。

“秦华,本小姐今天跟你说了,他要不走,我就换个人让你走!”黄灿灿也是气的不行。

秦华顿时满脸苦涩,自己怎么就招上了这两货。

苏星眉头一皱:“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换就换!”

“我是经理,你说我有没有权利?”黄灿灿双手叉腰,此刻也不顾什么形象,一副本小姐最大的模样。

“经理?”苏星不由一愣,那不是比秦华官还大。

“怎么?本小姐不像吗?识相的就自己滚蛋。”

“你这是公报私仇!”

“是又怎么样?”黄灿灿却是满脸得意的说道。

苏星顿时满脸黑线,这丫头完全一刁蛮公主啊,这种女子最难缠,想到自己还有目的,苏星可不甘心就这么走了,而秦华明显也压不住这小丫头。

顿时咧嘴一笑:“灿灿经理是吧,那个早上真是误会。”

黄灿灿不由一愣,随即却是得意一笑:“现在服软了,本姑娘不吃这套。”

苏星满脸黑线,随即朝着秦华使了个眼色,秦华微微一愣,倒是懂得挺快:“那个黄经理,我有点拉肚子,等下你决定了,告诉我,我再处理。”

说完屁颠屁颠的跑出办公室,而黄灿灿叫也没有用,苏星直接把办公室门一关,黄灿灿顿时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

“跟你好好谈谈啊!”

“你别以为本姑娘怕你,你敢乱来,我可是跆拳道九级!”黄灿灿满脸警惕的看着苏星,她怕逼急了这家伙,硬来,那吃亏的可是自己。

“你想什么呢,那个灿灿经理,你看你这么漂亮,肯定心底也很好了,我这好不容易找份工作,你就这么把我干掉,你心里也过意不去。”

“我还真过意的去,谁叫你早上那样。”黄灿灿却是丝毫不买账。

苏星心里想着,这丫头怎么这么难搞,硬的软的都不行,突然苏星突然嘴角微微上扬:“好吧,你要开除我就开除吧。”

“早点认输,就不用耽误本小姐时间了。”黄灿灿说着就要离开办公室。

“哎,到时候我那些哥们会问我,怎么刚上班就被开除了,我也只能老实交代了。”

黄灿灿眉头一皱:“你这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啊,我只有实话实说,在电梯里遇到遇到了灿灿经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灿灿经理就扑到了我怀里,我当然拒绝了,然后就被开除了。”

“你混蛋,敢乱说。”

“反正被开除了,我只说我想到的,想不到的我就不说了。”

“你以为他们会相信吗?”

“不会,但是我知道你今天穿的是白色加蓝色,很可爱额,可娃衣……”苏星忍不住嘿嘿一笑。

黄灿灿顿时满脸通红:“流氓!”

“随便吧,那我自己走,也不用等秦主管了,我还有时间跟兄弟们告别!”

“给我站住!”黄灿灿真怕这家伙添油加醋乱说。

“我都被开除了,我留在公司又没有钱,我耽误这时间干嘛?”苏星蹬鼻子上脸,而黄灿灿却是气的满脸涨红。

看到黄灿灿的模样,苏星不由一喜:“哎,反正我就一个小保安,也不是什么铁饭碗,灿灿经理你可是经理,等下那些家伙乱想,到时候胡乱传一通,我可真为你担心。”

“混蛋,算你厉害,本小姐可以不开除你,但是你如果干乱说,本小姐一定饶不了你。”

“乱说什么?我什么都忘记了。”

黄灿灿狠狠的瞪了苏星一眼,随即愤怒的离开了办公室,苏星耸了耸肩:“小丫头跟我斗!”

没有一会儿,秦华就跑了回来:“苏老弟你可真牛,黄经理让我不用开除你了。”

“当然,这丫头是那个部门的啊,你怎么这么怕她?”

秦华满脸黑线,对着新来的兄弟可是更加佩服,人都没有搞清楚,就敢得罪:“黄灿灿可是说是我们公司的二把手之一,出了总裁她的话语权最有用,是财务部经理。”

“财务部经理,我去!”苏星顿时满脸黑线。

“是啊,我们公司是柳总一手提升上去的,而当时公司危急,柳总就找了她信得过的人来公司帮忙,我们公司百分之八十的经理都是跟柳总一起扛过困难的,所以以后你别随便得罪人了,不然……”

“明白了,对了老秦,那个有什么职位可以接触到柳总啊,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应该向她学习下。”

“那到是,柳总可是被称为林海市大才女,可是要接触柳总的职位我可安排不了。”

“你不是人事部主管吗?”

“那也不行啊,我看你只有慢慢等了,但是你放心,只要有机会,我一定推荐你。”

“那就多谢了。”

苏星还是有些失落,看来要接触到一个公司的老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随即苏星离开办公室。

这下苏星可不敢乱来了,毕竟被开除了想要接触柳如烟就更难了。

“苏星?”

也不知道去了几楼,刚出电梯口,背后就传来一道诧异的声音,苏星微微一愣,转过头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张韵!”

“真的是你!”

张韵刚才只是看到背影有些像,忍不住叫了一声,没想到还真是苏星,顿时愤怒的走了过去:“苏星你怎么在这里?”

苏星还没有反应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几乎同时说道,张韵眉头皱了皱,随即才发现苏星穿的是公司的保安服:“苏星我算是看清楚你了,没想到你跟到公司来了。”

“张韵你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你自己找的一份工作,刚好是我们公司。”张韵气愤的说道。

苏星满脸黑线,暗道,自己虽然不是随便找的一份,但是绝对不是因为你:“张韵,那个我……”

“不用多说了,你还是另外找个公司吧,我不想跟你在扯下去了。”张韵眼底闪过一抹哀求之色。

苏星忍不住心里一阵酸楚,如果是平时,他肯定就答应了,但是这次不一样:“不好意思,我好不容易找的工作不可能换工作。”

“你……”张韵不由一阵语塞:“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自己不离开我也会让公司开出你。”

苏星一愣,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刚才走了个黄灿灿现在又来个张韵这么说,心里不由难免有些生气:“张韵你可别想多了,我来这公司还真不是为了你,别自以为是,想开除我的可不止你一个,你算老几。”

苏星说完直接转身离去,张韵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随即还是咬了咬牙,直接走进电梯。

苏星离开后,心里不由有些苦闷:“什么人啊,明明还救了你,现在还要针对我。”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被苏星给混过去了。

本来怀着一颗美好的心情上班,结果才第一天,又是黄灿灿,又是张韵,弄的他一个头两个大。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柳如烟,他还真拍拍屁股不在这里伺候了。

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介兵王,如今却要受这个气,实在是太窝囊。

下班后,保安部的王子开喊住了苏星。

王子开是保安部的老成员,虽然混到现在也没个一官半职的,但是人挺好,做事也挺踏实。

苏星今天刚来,他还替苏星讲了不少有关于部门里的事情,以及工作的交代,算是对他比较关照。

“小苏啊,等会跟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王子开的长相比较憨厚,一笑起来就更加的平易近人了。

“咋了,王哥有啥喜事吗?”王子开对苏星好,苏星也就客气的喊了一句王哥。

“不不,其实也就是咱们保安部里的一个私下习惯,新人过来,大家伙都出去聚一聚,当做是接风洗尘了,你就只管吃就行了。”王子开又笑道。

“得咧,既然王哥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等会把王哥你们几个给吃穷了,可别怪我太能吃啊。”苏星也笑道。

“你小子啊,还贫嘴,再能吃,吃的了几百块钱?走吧!”王子开一拍苏星肩膀,两人走出了大厦。

所谓接风洗尘,也不过是路边摊的大排档罢了,虽然档次不怎么样,但是做保安的本来手头就不怎么宽裕。

他们能有这份心,苏星自然也不会在乎档次。

李哥烧烤店,老远的,就看到其中一桌围了七八个人的桌子,有人起身朝着王子开招手。

“老王,这边!”

两人走近,就看到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一些鸡腿鸡翅,铁板烧茄子等,脚下还有一箱啤酒。

有几个苏星比较眼熟的汉子,都脱光了上衣,光着膀子,一边划拳一边喝着酒,不亦乐乎。

都是保安部门的。

见苏星来了之后,几个汉子都热情的起身打招呼,也纷纷做了个自我介绍。

大家互相聊了两句,都是性情中人,说话也大大咧咧的,而苏星在部队的时候也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氛围。

很快的,便融入了进去,坐下跟着一群人吃饭喝酒,打屁聊天。

没多久,一行人便其乐融融,气氛高涨了起来。

这时候,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一旁响了起来。

“这么热闹啊?出来聚餐也不叫上我。”

苏星扭过头去,只看到一个留着寸头,块头不小的男子走了过来,笑吟吟的说着。

原本一群胡吃海塞,各种侃大山的保安队汉子们,一看到那男子之后,脸色纷纷都有些难看,说话的声音也都安静了下来。

但碍于面子,他们还是都站了起来,客客气气的喊了一句,“林袁哥。”

“这人谁啊?”苏星没见过林原,只是看其他人都这么害怕,便小声问了一句王子开。

“咱们集团的保安队长,好吃懒做,仗着背后有点亲戚关系,在部门里属于游手好闲的那一类角色,什么都不管。”王子开低声回答了一句。

苏星也从中听出了几分门道。

保安队长这官职在集团内,实际上也不低了,但是苏星今天上了一天班,都没看到这个所谓的保安队长的人影。

现在一下班刚来集团对面的烧烤摊聚餐,就看到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头。

很显然,这货就每天上下班准时打个卡,其他时间都不知道跑哪里去浪了。

不过那也属于别人的自由,轮不到苏星来说三道四,他也就没多说什么。

林原一屁股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二话不说就拿起了桌上的鸡腿,直接开始啃了起来,还用牙起开了一瓶酒。

接下来的时间,就看到林原好似旁若无人似得,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短短十多分钟,竟然一人把七八个人点的烧烤给扫了一大半,酒也被喝了好几瓶。

再看保安部的其他众人,脸色虽然难看,但却又不好驳了林原的面子。

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在林原手下混饭吃的,谁也不敢来揭这个点。

只能忍气吞声,又喊来老板再多点上了几份菜。

有林原在场的情况下,一群人说话也不敢那么的肆无忌惮了,都是在赔笑与恭维着。

半小时后,林原终于摸了摸鼓涨的肚子,放下了空啤酒瓶,带着一双朦胧醉眼,说道,“总是来蹭你们的饭,让我实在过意不去,今天这顿,我来请你们!”

闻言,众保安们都纷纷面露喜色。

难不成这个林队长忽然转性了?

“老板,埋单!”林原喊了一嗓子。

烧烤店的胖老板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用一双满是油渍的手嘬了一下嘴唇,撕开一张清单,“一共是1287,几位都是熟客,那7块钱零头就不要了。”

“多少?”林原本来还以为只有一两百,就算卖大家个人情,让他们以后继续好好做事。

但听价格已经上千,他准备掏钱包的手就顿住了。

不是没有,而是不想出。

随后,就听林原打着哈哈道,“那啥,我今天钱没带够,要不各位AA制吧?”

众人听林原这么一说,都纷纷面露不悦,但也还是悉悉索索的掏出了钱包,准备一人凑一点,把帐结了。

其实这顿饭撑死不过三四百,林原过来之后又陆陆续续点了一些比较贵的东西,像什么诸葛烤鱼,烧花鸡等好菜。

到头来,却一分钱都不想出。

“AA制可以,但是我们不负责你的那份,你自己吃了多少,自己结清楚。”这时候,就听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苏星冷冷道。

他是部队里长大的,脾气也比一般人要大,平时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人。

不请自来,专挑贵的点,完事吃干抹净了,却不想掏钱。

真当保安部的几个兄弟们,赚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

他苏星怕天怕地,怕被自己惹哭的女人,但偏偏就不怕这种自以为是的货色。

苏星的一句话,也让场上的气氛骤然冷了下去,一群保安们都有些错愕的望着苏星。

眼神中带着几分担忧的神情。

这时,林原抬起头冷冷的看着苏星,“你小子是谁?怎么没见过你?老子又不是来蹭饭吃,说了今天没带钱,以后会还给大家的,关你屁事?”

说话间,林原站了起来,一身魁梧健壮的身躯也毕露无遗,再加上他喝了不少的酒,看那架势,大有可能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了。

“小苏,算了吧,没多大的事,大家凑合凑合,都能出的起这个钱。”一旁的王子开见情况不对,急忙打着圆场道。

在他看来,苏星这小身板,指不定能被林原一巴掌就给抡倒,这时候再不劝劝,真打起来了,吃亏的还是苏星。

却不料苏星闷哼一声,一双眼睛中泛着一抹冷意,“哥几个吃烧烤的钱,就当是我请了,但是这个家伙吃的钱,必须自己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