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金香_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_乱伦家庭闺蜜交

醒来后,我才有机会打量周围的环境,竟发现身处在一个小小的静谧的教堂里。阳光从狭长的窗口进来,亲密地栖息在这个供奉着太阳神的洁净教堂里。光元素之子--子阳,就是在这里孕育孵化的。后来,这里也就成为了他秘密的根据地。在光的下面,他俊美的脸庞,充满了阳刚魅力;狭长的眼睛里,蕴藏着整个清澈而透明的蓝天,我不由得看得呆住了。他挑起嘴角,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我捂住了他的眼睛。他告诉我,其他八王已经知道我来了,但是他们说要找到流产的药草,才回来。我躺在五王宽厚的怀里,听他一一讲述药材的名称和效用,才知道是些很难找的分属于不同元素的顶级草药——在妖界,药材都是按元素分类的,我又从中印证了他传到我脑海的医学知识,就理解吸收了其中的一些。他的手一招,划开空间,取出一枚白色的晶石,让我细看。只见透明的晶石内,有一段白色的松枝,松枝似有生命在流动,使得晶石光彩四溢,这就是“光之祝福”。五王好不容易才从最接近太阳的地方采到一枚,封印在光之晶石中,等待使用的时候再捏碎晶石取出来。我细细欣赏,阳光照在晶石上面,在我光滑的xiōng部皮肤上折射出光怪陆离的花纹,真令我爱不释手。“好漂亮啊,这枚晶石给我戴吧!”“荒唐!这是药,不是装饰品!”他一把从我手中夺过,收进空间里,看见我依然的恋恋不舍眼神,大掌“啪”地重重落到了我的屁股上。“干嘛打我!”我大叫。“看来你真的不把自己的小命放在心上!还好是我,要是大哥,还不打烂你的屁股!!”“哪有,子土他才不会,就你坏!!”痛,他的力道还真不小啊。他的大掌又落下来,这回是轻轻替我揉,一会就消痛了……我温驯地伏在他怀里,舒服得一动也不动。“这些药草,一枚也不能少。我们九个留在你肚子里的,可不是一般的种子!”“哼,谁叫你们当初这么好色!!”“……………,宝贝,我们离开人界之后,你过得怎么样?”我翻过身,舒服的躺倒在他身上,斟酌片刻,将后来的事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出来,没有丝毫隐瞒。我懒,不想花费心思作隐瞒。况且,在他面前,我也不需要隐藏,因为,九王就是九王,即使世界上所有人都瞧不起我,我都是他们心中的宝贝。但,我终究还是有点惴惴不安,于是问他会不会在意我对其他男人(海运天)的肉体产生了欲望。他讶异的说:“怎么会呢?”他问我,如果我养了一只小狗,有一天,带它出去散步,它吃了路人扔给它的一块肉骨头,我会不喜欢或者抛弃这只小狗吗?“我当然不会。”“为什么不会?它不是只能吃你喂的东西吗?它竟然吃了别人扔的骨头,不是背叛了你吗?”呵,这人,损人还不带脏字呢!我想了想,回答说:“哪有那么严重?即使它是吃了,那么是因为它饿了,所以它才去吃;第二个可能,就是它没有从小被训练不准吃外人喂的食物,再加上,当时主人也没有在身边制止它,又怎么能怪小狗乱吃东西呢!”“那,你不就很明白我的态度了吗?”“什么,你还真当我是你的小狗啊?”“你是我的最可爱的小狗,这么能招惹男人,真是主人骄傲,哈哈哈哈……”“你!你!”我被一股恼怒和放心相交错的心情冲击着脑袋,就没有继续深入地思考下去了。他又充满醋味地补充道:“以后我可要好好看住你,也交待兄弟们好好看着,免得你被别人拐骗了!”看来我没有自由可言了!妖精的思维真特别!!以他们的逻辑,爱人有外遇,他们就只会怪自己,丝毫不会埋怨对方甚至第三者,认为都是自己照顾不周看管不严之过。看他的脸色,还真是……挺……不开心的。而我,也并没有后悔自己的坦白,要难受就让他难受吧,如果他一脸无所谓地听完我说的故事,才轮到我不开心呢。哟,我腹中孩子又有动静了,似乎在暗暗牵扯着我到教堂的里面。我起身,赤着足,拉着子阳走过去,走到最里面的yīn暗处,竟然是红宝石门!就是我从人界穿过来的地方。“神奇吧?这个传送门,就是我们九人约好的地方,打算在找齐药草之后,一起到人界寻我们的心肝儿。今天,正当我在传送门伫立的时候,宝贝你竟然自己扑到我的怀里……”我转头,泪水盈眶地扑向他,运气美好得令人难以置信。他紧紧地抱着我,也喃喃自语:“感谢太阳神的恩赐!”他的大手顺着我的身体曲线向下滑去,握住我的xiōng部,揉捏,另一只大手则扣住我的腰,向上一托,将我抱起来。他的脸顺势紧紧地埋在我的怀里,不断地上下摩擦,像个婴儿般寻找温暖。我溺爱地抱着他的头,xiōng怀突然盈满了甜蜜而纯粹的温暖。他大口一张,叼住了我的一只奶头。“嗯~~”他吮得我好舒服,我不知羞耻的高高挺起xiōng部,喂向他的嘴里。我甚至还好像给婴儿喂rǔ般,托抱着他的头。他吮咂了好久好久,我xiōng腔里满得快要爆炸的温暖才全部喂给了他(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可能只是一种心理作用吧,那时候我又哪会想那是什么)。他用鼻子逗弄着我嫣红的rǔ尖,说:“心肝儿,你的奶奶变大了哦。怀了我们的孩子,xiōng部变得好大好好摸,看来将来我们有奶奶吃了。”“不!那多丢人啊!”我无力却还算坚决地表达自己的抗拒。“怎么丢人了?我们妖精还从来没有谁吃过母亲的rǔ汁呢!含着粉红的小樱桃,我就好像回到了出生前,被包裹在太阳神的最温暖最舒服的怀抱里一样,那无忧无虑的幸福天真的感觉,真是无与伦比……”……我才真的是无语了。接下来,无语中的我自然是毫无例外地被动运动--被他动。他以站着的姿势进入了我,然后就在太阳神的照射下大大方方地律动起来。粗壮而长的男剑将我的穴口扩充到极致,每一次抽插,都带给我近乎疼痛的快感。他还嫌我不够辛苦,竟然抽出一只手来到我的yīn花,刮弄那顶端处的小豆。“啊--不要--停---”我的腰部疯狂的扭动着,想逃脱却又迎向那致命的深渊。“啊--宝贝小花儿--你咬得我紧死了,我受不了啦--”他狠命的抽出来,带出大量的水液,又尽根而入,刺进我狭小的穴口里。顿时,我的yīn道仿佛被一道火焰烫过--弦,“嘣”的一声断了。我高高而又长长地尖叫了一声,失禁了。淅淅沥沥地拉了一地都是,五王的手和大鸡鸡也刚好被淋了个透。五王赶紧从我体内出来。我羞红了脸,真想眼前出现个地洞让我钻进去。五王却竟然还不肯罢休,用把尿的姿势抱着我,大手不嫌脏的又抚上那条细缝,精确地找到那粒湿漉漉的坚硬膨胀到极点的小豆豆,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旋转。“啊~~我不~~要~再拉出来啦~~”话音未落,白色透明的液体有力的飞射出一米以外……接连不断的好几道水液……才停止。五王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弄得我的那粒花核酸痛无比,这种堕入地狱的感觉,我生平第一次。我嘤嘤地哭了起来。被男人把尿,被他弄得彻底失去了自我,最羞耻的一幕被他看见,还用尿淋湿了他……我真是死了的心都有了。却没有想过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用满是水液的大手托住我的大腿,就着湿润,还没发泄的巨物再度撞进了我的身体。“不要……好脏……好脏……”我无力地拼命挣扎着,想要逃离。“脏?什么脏?---噢,可怜的小花儿,你竟然不知道什么是女性的shè精?你还以为刚才是撒尿了吗?”轻易地找到答案的他,从xiōng腔里发出了浑厚而得意的笑声。然后……在我的深处,绝对傲慢无比地射了。shè精?女性的shè精?第一次,我爽得彻底到失去知觉。恢复过来后,慢慢回想,原因是从来没有和其中一个妖界王在真正意义上的独处过。

以前不是和九王都在一起,就是心里知道其他王是存在的,他们即使远远离开,但是留在我的脑海里存在感还是很强。看来我还是放不开啊,竟然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到……喷射水液。而今天,却在重逢的狂喜中放开了一切。

可是,不久就不对劲了。走在人口密度不高的村庄里,我迅速成为了众妖精瞩目的焦点。试问在妖界近3000年,有谁见过人类?围上来的妖精,无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是完美的外形轮廓(妖精变成完全体后,样子不再发生变化,一直到死。区分他们的年纪,只能通过他们的头发。妖精是不剪头发的,年老的妖精,头发会自然的慢慢缩短)。

在他们的映衬下,我显得淡淡无奇,甚至显得有点丑。但,这反而成为了我的“魅力”所在。

郁金香_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_乱伦家庭闺蜜交换男友老外的太大了-九王一后

在这里,我俨然成为了一个外来的魅力丑星(自嘲中)。一路上,不知有多少成年妖精询问五王,我是否出卖了(他们以为我是五王的宠物,因为人是比妖精低等的生物,只能当宠物或者奴隶,而不可能是主人),要不是看见五王的实力强大,他们早就出手强抢了--好奇心按斤来卖,也很值钱啊。

我却一点也不自卑,我是丑啊,但是我丑得可爱。于是,我无视人们的目光,反过来兴致勃勃地观赏他们,哇,真是眼花缭乱啊。在饱餐秀色之后,也不过如此啊,我无聊地得出了个结论:即使在完美无暇的妖精之中,五王也是最为出色的一个。

他一直都紧紧拉着我漫不经心的手,一刻也不敢放开;神色之间,却若无其事。那种与生俱来的儒雅和高贵,引来不少女妖精赤裸裸的目光的挑逗。她们还算矜持,没有上前来动手脚的。

以为等他们看够了,我就可以悠闲地逛街购物了,我还想买些妖界的特色商品呢,可是,人越来越多,甚至,连空中也挤满了妖精,几乎寸步难移。

空气都在低声议论,好像我是个千年难得一遇的奇观似的。我开始头疼了。是不是要将我放进实验室公开解剖,然后公布试验结果,才能缓解他们的猎奇心理呢?这跟我到妖界探险的初衷相差很多嘢!

五王留意到我的厌烦的表情,一手圈抱起我的腰肢,身体散发出一团明亮的光芒,就像一个小太阳,周围的妖精躲避不及,纷纷捂着眼睛转身,我们趁机消失不见。

子阳身体上的白光,我一点也不觉得刺目,反而觉得暖洋洋地柔和,光的外面什么东西也看不见,五王化成了那团光,包裹着我向不知名的地方飞去。

不久,他在一个黑压压的森林停下来了。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这有什么好瞧的?”我抱着五王的脖子问。

“亲爱的,我们一起来找子暗。他在这里采集黑色元素的药草,他这里是我想到的最少妖精的地方。你也不想回村庄了吧,呆闷了,到这里走走,有你想要的稀奇的药草呢。”

“好啊。反正我这几天也不想见什么妖精了。子阳子暗除外。”

郁金香_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_乱伦家庭闺蜜交换男友老外的太大了-九王一后

“这就被吓怕了?!哈哈哈!胆小的小姑娘,我喜欢!我也不喜欢展览我的宝贝给别人看。他们……忍耐力比我预想的,还要差。我担心,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联合起来,计划把你抢走了。现在,子暗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什么?什么忍耐力?”我听不懂他的话,难道是忍耐不了我这么丑吗?难道我像巴黎圣母院里的钟楼怪人,到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地步吗?

想到这里,我不禁暗暗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