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最痛苦的惩罚|—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我的第

我开始渴望和男孩子交往,我的目光时常走神在班上的男神身上,他叫皓,他也时常和我的眼神对视,一来二去我们交往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已经被他俘虏了,他英俊的相貌、强壮的身体充满了雄性的吸引力。

这一天的晚自习,我和皓坐在最后一排,这天晚上教室里没有多少人,最后一排只有我和皓,我们在课桌上装模作样地看书,手在课桌下抚摸着对方。

这样的动作很快就让我下面湿掉了,皓突然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他把我的头压到他的腿上,他的裤子拉链不知什么时候被拉开了,一根又粗大硬的大鸡巴露在外面。

m最痛苦的惩罚|—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我的第一次给了黄瓜【简】(H,NP,慎入)

我吓了一跳,想要抬起头,可是却被皓死死地压住,我的脸蹭在他的鸡巴上,他的鸡巴好热,好烫,我的脸都被他的大鸡巴烫红了。

我以前用黄瓜时,头脑里幻想了无数次大鸡巴,可是当真正的大鸡巴在我的嘴边上时,我竟然吓得有点手足无措,可是,我的头被皓死死压住,我又不敢发出声音来,他的鸡巴在我的嘴边蹭来蹭去,没一会儿我的下身就湿了一大片。

我的身下阵阵酥痒,在他的这种强烈刺激下,他那根大鸡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一会儿顶到我嘴唇边,一会儿挤开双唇顶在牙齿上,我忍不住了,我头脑里出现了自慰时吃鸡巴的幻觉,我抓住它,上下套弄着、撸动着,翻开了包皮,露出那饱满的龟头,那上面已经浸出晶莹的水珠……真是太诱人了!我终于受不了了…..我抓住他那挺立的大鸡巴,一下塞到嘴里,胡乱的吸吮着。

皓“啊!”的一声,他没敢大声叫出来,很快装作看书的样子,伏在书桌上不动了。

“宝贝,别用牙呀!”皓用很低的声音悄悄地说。

m最痛苦的惩罚|—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我的第一次给了黄瓜【简】(H,NP,慎入)

我以前在幻想时喜欢咬着鸡巴,现在面对真正的大鸡巴时,我感觉用咬真的使不上劲,肉乎乎的,咬上去应该很痛。

我用嘴唇和舌头,象舔冰棍、吮棒棒糖那样舔吮他,我鼓起腮帮子,嘴成O型,把他的大鸡巴含到嘴里,上下吸吮着,就象吃棒棒糖一样……

我不停吸吮着他的大鸡巴,偶尔还使劲咗咗他的龟头。皓一边“嗷嗷”的轻叫着,一边用手伸进我的上衣里,抚摸我的奶子。

我感觉越发的刺激。这时我已经觉得为他吹箫真是一件很好玩、很刺激的事情……

我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使劲吸吮着他的大鸡巴,我的下面传来的一阵阵快感,听着他轻轻地哼着,我也情不自禁地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我的身上一阵阵的燥热伴随着一阵阵的抽搐。

皓死死地用一只手压住我的头,把我的头紧紧地压在他的腿间,鸡巴满满地塞进嘴里,令我喘不过气,但正是这种压迫感令我感觉就象升天一样……

就在我尽情的享受这种快感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他好象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象个大虾米,背部拱起,压住我头的手更加用劲地压我,令我动弹不得。

m最痛苦的惩罚|—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我的第一次给了黄瓜【简】(H,NP,慎入)

他屁股突然抬起一下,我感到他的大鸡巴在我的嘴里一下一下地跳动……

“哦!他射了……”我虽然已经意识到了,但我已经没有力气把他推开,一股股热流一下一下的涌进我的嘴里……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好象有点咸,又有点甜,还有点象鸡蛋清的味道。我尽力屏住喉咙,不让它咽下去,但还是有一些已经咽下去了,还有一些流了出来。

我一动不动的任他射在我的嘴里,我想动也没有力气动了,直到他发泄完了才慢慢离开我的嘴……

我以前看小黄文看视频自慰时,虽然也想着用嘴吃大鸡巴,但是,那只是幻想,最多也就是把黄瓜啊,火腿肠之类的东西塞进嘴里,可是,这些东西不会喷出精液来,因而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感觉。

今晚皓的大鸡巴喷出又浓又黏的精液,喷到嘴里热乎乎的,这让我一下子进入了高潮的状态,我的小小屄屄里一阵阵抽动,一股股的淫水流淌了出来,把我的小内裤全弄湿了。

我趴在他的腿上,用舌头舔吮着他鸡巴上的精液,我当时全身酥麻,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然后抬起身趴在课桌上。

“好吃吗?”皓淫笑着。

我故意生气了,一脸地嗔怒道:“讨厌,全弄到人家嘴里了。”

他说:“没关系的,那里含有丰满的蛋白质,吃了会美容的。”

我说:“胡说八道!!能美容你自己怎么不吃?”

他伸出舌头:“这不,我也吃了嘛。”

我道:“呸!下次再敢射到我嘴里,我把你的大鸡巴咬下来。”

他说:“只怕你舍不得哟。”

我一边笑道:“当然舍不得啦。”一边狠狠地攥了一下他那已经软了下来的的大鸡巴……

这就是我第一次吹箫的经历,以后我为他吹箫时,他都射进了我嘴里,我当然不会舍得把他的大鸡巴咬下来啦,而且每次我都会咽下一些,感觉吃下他的精液很刺激,但又怕让他笑我,所以又不是全吃下的,总是吐出一些,让他有一种负罪感,这样好让他更好的为我服务。

我第一次吹箫就是这样,在晚自习的课堂上,不敢喊也不敢有大的动作,害怕前面的人听到,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反而更刺激和快乐。

在以后的快乐时光里,我经常帮他吹箫,而且,渐渐撑握了很多的技巧,吹箫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我想让皓什么时间射精,他就能在什么时间射精,他想自己控制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