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香菱为薛蟠哭肿了眼睛看她对薛蟠的爱有多深

《红楼梦》四十七回中,呆霸王薛蟠因调戏冷郎君柳湘莲而被暴打,被发现时“衣衫零碎,面目肿破,没头没脸,遍身内外,滚的似个泥猪一般”。他无颜去见赖尚荣,只好百般央告贾蓉,又命他不要告诉人,贾蓉方依允了,派人将其送回。


薛蟠挨打


薛蟠被打后,最伤心的不是从小到大看着薛蟠长大、溺爱儿子的薛姨妈,也不是薛蟠的亲妹子薛宝钗,而是那个曾经被薛蟠从冯渊手里抢回来的苦命人——香菱。


薛蟠被打后,薛姨妈虽然一开始也是气急攻心,“又是心疼,又是发恨,骂一回薛蟠,又骂一回湘莲,意欲告诉王夫人,遣人寻拿湘莲”。但在宝钗的理性劝谏下,很快明白了自己的糊涂:“我的儿!到底是你想的到,我一时气糊涂了。”


唯有香菱,因为薛蟠的被打而十分伤心,“哭的眼睛肿了”。


一开始也是在香菱的反常行为下,薛姨妈才来瞧薛蟠,“脸上身上虽见伤痕,并未伤筋动骨”。


既然薛蟠并未“伤筋动骨”,香菱却“哭的眼睛肿了”,到底是不是大题小做?


香菱


笔者以为,常人看来的“小题大做”,却是源于香菱对薛蟠的爱。


听起来也许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然而却完全在情理之中。


香菱从小遭际堪伤,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把自己放在心上的人,尽管这个人是整日眠花宿柳的呆霸王薛蟠,但香菱还是把他当作自己的丈夫来看。


既然是丈夫,那么香菱为他而哭,再正常不过了。


如果我们对《红楼梦》其他的情节有印象的话,还可以发现有一个人和香菱非常像,也是因为她爱的人挨打而“哭得眼睛肿了”。


宝玉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不是别人,却是黛玉。犹恐是梦,忙又将身子欠起来,向脸上细细一认,只见他两个眼睛肿得桃儿一般,满面泪光,不是黛玉却是那个?


林黛玉


不愧为林黛玉的徒弟,香菱也遗传了林黛玉的“痴”,林黛玉的多愁善感。


毕竟,曾经薛蟠也是把香菱当作心尖上的人看待的。


尽管薛蟠此人谈不上什么专情,但也完全可以称得上“痴情”。


这点和香菱有些相像又有些不同,因为他的“痴”不是痴于一人,而是痴于所有美貌之人,痴于这些人的万种风情,不管这人是男是女。


从小学生“香怜”“玉爱”等人到妓女云儿,再到“年纪又轻,生得又美,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的柳湘莲,薛蟠的“痴情”从未改变。


就这一点来说,薛蟠为了香菱打死了人,惹上了人命官司,也算得上对香菱“痴”过了。


正如警幻仙子所言,薛蟠乃是典型的“皮肤淫滥之蠢物耳”。


大抵,这也是古今中外一切男人的通病。


为了得到爱的人,不惜翻山越岭,甚至与他人拔剑相向。


薛蟠在把香菱带走之后,并没有马上糟蹋了她,而是在软磨硬泡地和薛姨妈磨了一年之后,等到薛姨妈发话才摆了酒,明公正道地让她做了妾。


香菱


对一个幼年受过极大身心创伤的女孩来说,薛蟠此刻可以说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


虽然他是掐灭了冯渊生命之光的人,但是在那个无依无靠的女孩看来,薛蟠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冯渊。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进入薛家多年以后,香菱已经成为了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薛蟠虽然鲁莽,但是长得丑么?不见得。


毕竟他妹妹可是艳冠群芳的大美人薛宝钗。


薛蟠对这些“情人”们差么?当然不。一般都会给与钱财和体贴。


连对妓女云儿,薛蟠也曾经吩咐妈妈不要打她。


薛蟠


但是,要薛蟠专情,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不过,薛蟠在跟香菱新婚燕尔之际,也是非常恩爱的。


虽然《红楼梦》十六回中,凤姐曾对贾琏说,薛蟠“过了没半月,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我倒心里可惜了的”。


然而,事实或许并非如此。这不过是凤姐为了打消贾琏的好色念头而耍的滑头。


《红楼梦》中“叔嫂逢五鬼”一回,薛蟠的表现可以说淋漓尽致地体现出了他这个人的本性。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林黛玉


这表明,香菱在薛蟠心目中依旧占有一定地位。只是他的风流本性,并未因此收敛。于是,他就撞到了柳湘莲的枪口上。


柳湘莲可不像香菱一样对薛蟠情根深种,也不像那些人一样贪图他的钱财,他对薛蟠的这种行为深恶痛疾,因此想办法把他打了一顿,还逼着他喝了苇坑里的水。


因为薛蟠的多情几乎是时时刻刻的,并不是此刻调戏柳湘莲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因此香菱犯不着为此天天流泪。


更何况,对于香菱来说,一方面她身为妾室,对薛蟠没有过高的要求,只要他爱自己便够了,因此对于薛蟠的挨打更能感同身受;另一方面,她并非嫉妒专横之人,她温柔憨厚,又能容人,日常总是笑嘻嘻的,可见她对于自身的遭际并不像林黛玉一样时时感伤,在为薛蟠操办和夏金桂的婚事的时候十分积极,并因宝玉提醒她夏金桂到来后可能会影响自己而生气,因此不存在为薛蟠的多情而伤心的理由。


且说香菱自那日抢白了宝玉之后,自为宝玉有意唐突,“从此倒要远避他些才好。”因此,以后连大观园也不轻易进来了。日日忙乱着薛蟠娶过亲,因为得了护身符,自己身上分去责任,到底比这样安静些;二则又知是个有才有貌的佳人,自然是典雅和平的:因此,心里盼过门的日子比薛蟠还急十倍呢。好容易盼得一日娶过来,他便十分殷勤小心伏侍。


她所求无多,只愿薛蟠无论有多少女人,都能够和自己和睦相处,都能够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可惜她却遇到了狠辣无比的夏金桂,“菱花空对雪澌澌”。


其实,香菱本可以不死的。虽然她被夏金桂设计进了圈套,屈受了贪夫棒,但并没有继续在夏金桂的手下继续生活。而是被宝钗好心留下,只是有一点——“横竖不叫他到前头去。从此,断绝了他那里,也和卖了的一样”。


香菱


宝钗本以为,离开了那个充满算计和城府的地方,香菱的心情能够好一点。没想到,虽然如此,她却“终不免对月伤悲,挑灯自叹”。再加上,气怒伤肝,内外折挫不堪,竟酿成干血之症,日渐羸瘦,饮食懒进,请医服药不效。


至此,香菱距离太虚幻境不远矣!


从这个角度来看,香菱简直是另一个版本的林黛玉。


设若香菱能够像宝钗一样,恬淡自若,不以感情为事,“风雨阴晴任变迁”。或许,她也不会早死了吧?


算来,香菱痴心苦学梦里做诗“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以及和荳官等人斗草的时候顺口“我有夫妻蕙”而被调侃“你汉子去了大半年,你想夫妻了?便扯上蕙也有夫妻,好不害羞!”的时候,正是薛蟠因柳湘莲暴打而出去躲羞做生意的时候。


香菱斗草


真爱就是这样,不问理由,不管他是强盗还是霸王。


香菱对薛蟠的爱,比之袭人对宝玉的爱,更感性,更纯粹、干净,没有一丝杂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