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使劲,夹我,胯下挺进美妇身体/(限) 换魂系列

尹虹很不高兴立刻抨击回去!「陆贯鸿,你说话可得凭良心!当初我们婚前协议说过的条件,你自己明明说ok的!现在你居然还有脸质疑我没尽到妻子的义务?!」这算什麽!他们先前的婚前协议又算什麽!

面对她的不可理喻,陆贯鸿说出的话自然也开始言不由衷。「我们的确是在婚前说过条件,但那是在『婚前』?并不是说『婚後』?ok!」

尹虹瞪着他。「浑蛋,你挑我语病!」揪着他,她唇角渐露冷笑。「怪不得,我要嫁你的时候,我妈还要我睁大眼?原来指的就是这意思!」

乖,使劲,夹我,胯下挺进美妇身体/(限) 换魂系列(一)- 离婚後再相爱

陆贯鸿耸着肩,无谓她的讽刺。「啧,大概吧!如果你後悔,现在还来的及!」

尹虹红着眼眶,被他无谓的态度给击伤!「你……」她不甘示弱的再吐恶言。「陆贯鸿你这浑蛋,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

陆贯鸿皮笑肉不笑的睇着她。「我知道!也一直很清楚!所以才要你也清楚!如果你後悔嫁给我,我随时可以还你自由!」

「啧,自由?」她直接越过他的身旁,打开房门。「陆贯鸿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气死人!这世上,怎会有这种男人!为了一顿饭,居然能跟她吵成这样!

这小妮子越说越离谱!「这里是我家,要滚的人也是你!不是我!」他口不择言朝她回嘴!

滚就滚!到时候就别求她回家!「好!」尹虹往回走,将桌上的文件通通扫进公事包,然後拿了车钥匙,当他的面甩门离去!

尹虹一离开,陆贯鸿宛如泄了气的公鸡,朝那道紧闭的房门,摇头叹气。

「尹虹……你到底是什麽样的女人?」什麽都跟男人争!连女人最温柔的性子都学不来,她怎麽不想想,同男人争那口气有甚麽屁用!

乖,使劲,夹我,胯下挺进美妇身体/(限) 换魂系列(一)- 离婚後再相爱

他烦躁的搔搔头。

**,当初他到底看上她那点!

◎◎◎告诉我,什麽才是你期望中的爱情?婚姻,真的是恋爱的坟墓吗?◎◎◎

一个礼拜後,陆贯鸿来到尹虹所属的广告公司楼下,准备逮人。约莫十分钟,他便看见一个多礼拜没回家的妻子走出门口。

一锁定目标,他没犹豫,冲上前,一把揪住尹虹的手臂。「跟我走,我有话跟你说!」

乖,使劲,夹我,胯下挺进美妇身体/(限) 换魂系列(一)- 离婚後再相爱

没给她反应的机会,一路将她拖向自己早停在路边的车子,打开车门,硬将尹虹塞进车内,自己则快步绕到驾驶座。

陆贯鸿一上车,尹虹便先势夺人。「陆贯鸿,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这样算什麽!想让我那群同事看笑话?还是你憋不住又想跑来我面前耍你该死的骄傲自大!」

这个迷恋沙文猪主义的臭男人!什麽外表文质彬彬好男人的代表,根本就呼弄人!他陆贯鸿的外在和内在完完全全成反比!她真气,当初瞎了眼才会嫁给他!

陆贯鸿深吸口气,试图控制脾气,因为不想让两人的关系持续恶化下去!他想挽回她,想和她继续走下去。

「小尹,别再这麽任性好吗?给我个机会,我们好好谈谈!」

尹虹侧过头,闷着声,说着违心之论的话。「我不认为我们还有什麽好谈的!」

从车窗望去,看着车子直驶前进,窗外不断被抛後头的景致,尹虹心里明白,他们都太孩子气,太不够体谅彼此,纵然明白,但在这节骨眼上她就不想示弱,也不想再和他多说下去,所以用沉默代替她的不满!

陆贯鸿见状,想藉行动来表达他的善意,尹虹却躲开他伸来的大手。「陆贯鸿你到底想干嘛!」

尹虹的反应早在他的预料之内,笑了笑,他孩子气的说。「老婆,我只想跟你合好!」

她的眼眶弥漫泪雾,鼻头微酸。「……」

讨厌!每次都这样,惹恼她,过几天才想来灭火,她尹虹在他心底到底算什麽?他怎麽从不在当下哄哄她,难道他不知道女人有时也需要用哄的吗?

陆贯鸿将车子往路边一停!「你说句话,别闷不吭声!」

「哼!」

尹虹不客气拨开他的手,解开安全带,迳自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她才不跟这种伪君子共处,连一秒都不愿意!

「喂!……」陆贯鸿一慌,连忙解开安全带跟着下车。「你等等我……」

尹虹越走越快,最後索性用跑,以免被陆贯鸿追上,於是发挥十足十的耐力,卖力往前冲。也不晓得是她正走霉运还是陆贯鸿穷追猛打的念力发效了,脚下那双高跟鞋的鞋跟却在此时跟她作对,整个卡进水沟盖不说,还害她的脚踝因此狠狠拐了一下。

「噢!」

脚踝拐伤的她狼狈跌坐地上,自尊心一向比谁都高的她,不想因此认输,最後乾脆脱掉高跟鞋,跛着脚继续往前走。

陆贯鸿见她扭伤脚,还故作坚强,就一肚子火!瞪着她一跛一跛的背影,他不自禁朝前方大吼。「尹虹,你给我站住!」

尹虹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走。

就算把这只脚走断了,她也不想认输!更不想让这个男人有机会看扁她!

陆贯鸿的心随着她倔强的背影更显浮躁难安,於是加快脚程追上她。好不容易赶上她的步伐,陆贯鸿从後头搂住她的蛮腰,「小尹,你真的太任性!」

「要你管!陆贯鸿你给我放手!」尹虹努力想扳开他的手。

「小尹,拜托你冷静点!」

冷静?谁有那种美国时间冷静!她巴不得甩他几个巴掌,他才是需要冷静的那个人!「放手!你给我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