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毌的大白臀,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诱儿媳

和儿媳妇对视一样,汪耀阳老脸一红,急忙将目光从儿媳妇身上移开,说:没有,这不汪超不是要出差吗,就过来寻思着过来看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没有……许玉萍娇媚一笑说:爸让你费心了,我们没有需要的,只不过是汪超这次要到国外深造,他最担心你身体……许玉萍的声音很柔软,听着让认很舒服。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什么感觉


    我……我的身体很好,听汪超说他这一去要好几年,就是苦了萍萍你了,你……你……闻着儿媳妇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汪耀阳有点迷醉,连说话都有些口齿有点不伶俐。


    “爸,你一把年纪了,你还是搬到城里来住,让萍萍过去照顾你吧!你们两个住在一起,我也就两头都放心了。”汪超并不知道自己父亲有其他心思,坐在一旁劝说。“再说吧!”汪耀阳不知道长期与自己儿媳妇住在一起,自己能不能把持的住,毕竟自己在意yin中,已经把许玉萍推到几次了。


    :“儿子!你什么时候走?”“今天下午机票,一会我就得走!”。


    汪超如实回答说。


    那你赶紧准备一下,别耽误了时间,我出去转腾转腾,看看大城市的风景。


    汪耀阳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说,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一走就是几年,一会一定会和儿媳妇亲热一会,自己不能做电灯泡……


    “爸,一大早有什么好看的,你还是休息一会吧。”,许玉萍看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一眼说。


    汪耀阳说:“一大早空气清晰,我出去透透气,再去菜市场买点才回来做中午饭。”“爸,那里把要是带上,一会我要和汪超去单位那护照,被把你锁道门外了。”许玉萍笑着说。


    那……好吧,汪耀阳犹豫着将钥匙揣进自己的口袋里。


    谢谢爸爸!许玉萍替汪超道谢一声。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汪耀阳摆摆手,拉开房门出去了。


    许玉萍见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门口,半开玩笑地对汪超问道:老公,你让你爸搬来住,是不是为了看住我,怕我给你戴绿帽子。”“老婆,看你说的,我哪有那心思。”汪超在许玉萍峰峦上狠狠的捏了一把说。


    “啊!你gan什么!”许玉萍惊叫一声,一头扎进汪超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娇声说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会背叛你,我的身体只属于你一个。”“老婆,我相信你!”汪超有些感动,紧紧地将许玉萍抱住,感受了她身体的弹性与火热满。


    两团烈火再次燃烧,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嗯…………许玉萍声音迷离,含着丈夫的舌头,热情回应……


    汪超轻轻地将许玉萍抱起来,一步步地走进了卧室,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放到床上,再把自己略显臃肿、粗壮身体覆盖在了许玉萍柔软的娇躯上……


    许玉萍蹙着眉,喜悦地搂抱着丈夫,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进背里,丰满的双腿缠在臀后,宣泄着她的快感……


    ········

    第2章

    ········

    汪耀阳知道昨天晚上儿子要和儿媳妇许玉萍离别,一定gan柴烈火一番,要把这几年的精力全部消耗完想想儿媳妇那火辣娇媚身材,他就感觉走路都不舒服了,浑身都难受,在也没有转悠的心思了。


    于是,他几乎小跑这道一个菜摊,随便买了几样菜,就像儿子的家里走去。


    汪耀阳用儿媳妇刚给他那把钥匙将房门打开,进去是发现客里没人,他以为儿子和儿媳妇已经去单位那护照了,把提着菜走景区。


    可他刚到客厅,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嗯……啊……突然,儿子和儿媳妇卧室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汪耀阳身体一阵激灵,鬼使神差的迈步寻着声音走去。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汪耀阳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性感的儿媳妇,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高高举起,紧紧的缠绕在他儿子的腰间,儿媳妇纤腰摆动,美臀摇晃,正在陈欢在儿子一前一后的剧烈的运动,只见儿媳妇胸口极速起伏,一双丰美的雪山颤抖不断,她娇喘吁吁,双眼迷离,一头乌黑美发飘散,面部表情及其娇媚迷人,红唇小嘴不断浪啼哭叫,似乎就要的遁入性欲的高朝了。


    汪耀阳偷看到这里,登时目瞪口呆,要命的是他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对女性的渴求达到了极点。


    尤其是这么刺激的春宫,让他反应强烈,下身涨疼,他情不自禁的把手伸进去,握住自己,除了兴奋刺激之外,还有一种复杂的心情。


    心里像有许多蚂蚁在爬来爬去一样,顿觉面红耳热、心跳越来越快,双腿发软,不禁跪倒在门前,双腿微微的分开,把眼抵着门缝偷窥。


    而就在这个时候,儿子好像已经不行了,汪耀阳只看到儿子一阵颤抖,然后便像老牛一样,穿着粗气,这让他很扫兴。


    他知道不能在看了,不然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了,那她的老脸就丢尽了,可是自从老伴走了后,他终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多年的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后,就没法浇灭的。


    这时候,汪耀阳只想满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顾得那么多,轻脚跑向洗手间,他需要发泄一下。


    来到洗手间,汪耀阳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迫不及待的拉开拉链,突然看到洗衣机上放着儿媳妇昨晚换下来的内衣。


    他一把拿起来,把自己那根快要爆炸的家伙紧紧的包裹住。


    儿媳妇粉红色的小内内好柔软,上面还有儿媳妇特有的香味,香喷喷的抱着往汪耀阳,让他有一种自己仿佛已经进入儿媳妇那娇嫩的神仙府邸里面,“萍萍!儿媳妇……公公好想……得到你……”汪耀阳手速越来越快,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一般,一阵快感袭扰他的大脑,脑海中想着自己代替儿子,在儿媳妇身上,做着刚才儿子做的事情。


    他越想越兴奋,一时之间只觉大脑一阵眩晕,身子猛的一哆嗦,数不清的滚烫洪流全部都喷在粉红色的小布片上了。


    以此同时,客厅里面传来儿子和儿媳妇说话的声音,一会之后两人就出去了。


    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汪耀阳一种深深的自责感涌上心头,看着手中的儿媳妇的内衣,心里不是滋味,回去躺在床上,心里一阵害怕,害怕儿媳妇回来发现他刚才的行为。


    一直到了中上,儿媳妇和儿子一个回来了,汪超为了孝顺父亲,亲自下厨做饭,汪耀阳就去房间躺着了,而许玉萍却道洗手间去了。


    汪耀阳,眼前两种情景不断的交换,一种是儿子和儿媳妇缠绵的场面,一种是儿媳妇手里拿着有他污秽的粉红色内衣,手指着他臭骂。


    两幅画面一直纠缠,到后来去全部变成儿媳妇雪白浑圆的高峰,和儿媳妇浑身赤裸的玉体,这个画面一出现,就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而许玉萍去洗手间,准备把没有洗的内衣洗掉,当她拿起内衣时,突然一个刺鼻的味道,看到自己的小内衣上,满是白色的痕迹,许玉萍顿时愣住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仔细一想,许玉萍一下再就明白了,刚才她和老公缠绵的时候,她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当回事她像是自己的公公回来了,可是他们完事出来之后,却并没有看到公公,她也以为是听错了。


    现在看来当时确实是公公回来了,而却还不要脸的偷看她和老公欢爱,竟然还喷在自己的内~裤上。


    许玉萍一开始很生气,就像出去找汪耀阳这个不要脸的,可是一想到白天公公看她的眼神,她就忍住了。


    一看自己的丁字裤上,几乎被彭满了,她脑海中突然想,喷着么多,公公一定很强壮,老公不能满足自己,不知……想到着,许玉萍身体居然有些燥热,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

    第3章

    ········

    心里原谅了公公,许玉萍竟然鬼使神差的把这件被公公污染了的小内内拿起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股刺鼻人的腥味顿时让她觉得私|处一阵火热,我真的好不知道羞耻啊,许玉萍不敢继续往下想,顿觉一阵脸红她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装出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出客厅,却没有发现汪耀阳还没有出来。


    这件事我需不需要告诉丈夫呢?到了厨房,看着丈夫做菜的背影,许玉萍寻思着。


    心想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老公,老公对他的父亲不放心,怕我们长期在一起会做出乱伦之事,影响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怎么办?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撞见别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办那事,都会那样做,这是一个人本能的生理欲望,没什么奇怪的。


    想到着许玉萍还是决定不告诉丈夫,放回洗手间,把公公的罪证洗掉了,等他在次出来,老公的菜已经做好了。


    汪超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来,解下围裙说;“老婆,我爸还没出来了?”而此时的汪耀阳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想起自己之前偷窥儿子和儿媳妇,匆忙中喷在了儿媳妇小内内上。


    那东西那样明显,儿媳妇肯定会发现啊。


    儿媳妇去洗手间,自己的丑事儿媳妇一定知道了,她或许会联想到,自己有可能偷窥了他们夫妻。


    还把脏东西喷在她的内衣上。


    儿媳妇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传来儿媳妇的声音;“爸!吃饭了!”汪耀阳连忙答应一声,心里忐忑的走出去。


    “爸!赶紧吃饭吧!”看着汪耀阳出来,汪超招呼道、“这么快就好了!你们快走!”汪耀阳心虚的不敢看儿媳妇一眼。


    “爸,我们吃饭!”许玉萍看了一眼公公,神秘的笑着说。


    “她竟然没有生气!”汪耀阳有些不敢相信,紧接着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心想;“以前就听说,有些女人在做爱的时候,喜欢被人偷看,难道儿媳妇也是这样的女人?“这样一想,汪耀阳心里有火热起来,抬起头看了一样儿媳妇,却不想儿媳妇也正在看他,这一下弄的汪耀阳一个脸红。


    而此时的许玉萍,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公公拿着自己的丁字裤,一边想着和自己缠绵,一边用自己的内~裤自慰的画面,想这想着她身体里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和快感。


    逐渐地,她身体里分泌出来的爱液再次从体里流出,那个地方又开始变得湿润起来,正好这个时候,公公目光看向她,顿时一种异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夹紧双腿。


    汪超见她有些不自在,诧异地问:老婆,你怎么啦?“没什么!我……我吃饱了,你们吃吧,我去洗个澡……许玉萍粉脸一红,立即放下手里筷子,像卫生间里跑去走去……看着落荒而逃的儿媳妇,汪耀阳笑了,心里想着某种可能,低头吃饭、“爸!你多吃一点!我走了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也别回老家了,就住在这里,家里有个男人,我也放心。”汪超给自己的父亲夹了一块鸡肉说。


    如果没有之前的事,汪耀阳肯定不会答应,但是现在,汪耀阳巴不得自己住下来,于是他便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说;“这样不好吧!我要是住在这里,那家里的地不是慌了!”“家你就那两亩地!你老是惦记那些gan什么,一年到头累的要是,一分钱见不到,爸!你听我的,住在城里,这样我也可以安心工作你说是不是!”汪超生怕自己的父亲不住下来,便给他讲大道理。


    “那好吧!我就住下来!你来了再走!”汪耀阳颇为为难的说,其实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汪超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是汪耀阳一手把他带大的,,含辛茹苦地将汪超抚养成人,直到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汪耀阳在地里刨了几十年,在汪超与许玉萍结婚时,在两人工作的城市你给儿子付了首付,揭了一个房子,在即却一直住农村,汪超夫妻觉得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住在农村,她孤单了,多次要求他搬过来与他们一起居住,老爷子不却死活不同意。


    汪超与许玉萍结婚两年来,一心想赚钱,便一直没有要孩子。


    由于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比较大,汪超对许玉萍的感情也越来越淡,夫妻生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再加上汪超熬夜,应酬,身体已经有些垮了,所以仅有的几次夫妻生活,每次都是草草了事。


    许玉萍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高潮,是在什么时候!但是尽管如此,许玉萍对汪超的感情,还会一如既往。


    只是让他没想到是,今天在丈夫走时候,自己被公公的窥视,让她来了难得的刺激舒服……


    ········

    第4章

    ········

    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从浴室里传来,许玉萍在浴室中,想着刚才的事情,身体像是火烧一般她火辣的身材,臀部丰满,从肩膀到细腰再到臀部,呈现出一个美妙的少妇曲线。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搭在胸前那对高耸坚挺的胸部上,肌肤光滑细腻,在灯光才熠熠闪光。


    热腾腾的水珠洒落在她美丽的胴体上,滑过她光滑的后背,掠过她肥美的翘臀,经过那道深陷的股沟。


    流过两腿之间那片墨宝覆盖下的暗渠,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一起滑落到地板上。


    汪超收拾完碗筷,看着老夫进了房间,他便跑到洗手间,自己再等一会就要走了,在走的时候,和妻子温存的时间不多了。


    汪超已经很久没看妻子洗澡了,他想在自己临走之前,再好好地欣赏一下老婆美丽的胴体,等一次看,那可就是几年之后了。


    “啊!”许玉萍想公公的事情想得入神,突然看见丈夫站在房门口偷看。


    在想起公公偷看他们亲热时的情景,目光中既有惊讶和羞涩,又有几分喜悦和兴奋。


    娇声说道:讨厌,吓我一跳,你偷看什么,你又不是没见过……嘿嘿,偷看才有意思!汪超坏笑一声。


    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走进浴室,准备与老婆梅开二度。


    许玉萍转过身子,顿时所有的美景都出现在眼前,汪超眼睛都直了,便赤裸着身子一把将她抱住。


    许玉萍发出轻叫一声,伸出双手环住丈夫的头颈,并把他紧紧抱住。


    汪超情不自禁地把妻子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右手抚摸着她浑圆丰润的臀|部,胸膛也紧贴住妻子尖挺而有弹性的圣女峰上,感觉柔软而弹性十足,汪超心神俱醉,双手趁势而上,握住那对丰满的雪峰,轻轻揉摸起来。


    “老公,我爱你!好想被你艹我!喜欢被你艹的快死的那时候的感觉……”许玉萍低声呢喃,火辣辣的目光朝汪超看来。


    听着妻子的柔情蜜语汪超欲|火升腾,用力将妻子搂抱在怀里,转过她


    的身子,让她背对着自己,一只手抚摸着她裸露出来的光滑的后背,以及绵软蛮腰,然后慢慢向下揉|捏着妻子峦峰然后慢慢向下揉|捏着妻子丰腴滚圆的翘臀,在水喷洒下,又是另一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