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男朋友接吻手伸进衣服里

事情的起因是与邻居许墨讨论最新节目的内容细节,在大脑神经领域中恐怕没有多少人比他更有话语权了,为人和善,又没有老学究的那派自恃清高,加上之前也有过合作,因此这次交流甚是愉快。

白起下班来找你的时候就听到了从隔壁房间传来的欢声笑语,一张脸黑如锅底。

你与许墨聊到很晚,最后起身时不小心踉跄了一下,许墨连忙相护,你抓着他的手差点摔进了他的胸膛。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男朋友接吻手伸进衣服里摸背/恋的制作人[游戏同人]

“没事吧?看来是坐的太久导致血液不畅了,需要我帮你揉一揉吗?”

许墨的温柔让你手足无措,还未等你的拒绝,一阵大风莫名吹来,吹散了几分脸颊上的红晕,也吹得桌上整理好的材料都落了地。

“看来是我们讨论的太愉快了,入夜了我竟然忘了关窗。”烈风让你俩分了神,许墨将你扶回椅子上,先去将窗子关了,然后给你倒了杯热牛奶。“先缓一缓吧。”

你慌忙收拾着资料,终于整理齐了,发现许墨整含笑瞧着你,眼中是不知名的意味。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男朋友接吻手伸进衣服里摸背/恋的制作人[游戏同人]

你几乎是逃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刚回房间,还未来得及开灯,又是一阵狂风将你还未来得及关上的大门吹上了,“碰!”的一声,震耳欲聋。

门关上了,但风不减势,你用手里的资料挡着脸靠在门上心里想着今晚的风怎么……

风?啊,糟糕!

你终于明白了今晚的狂风从何而来,虽然并未和邻居发生什么出轨的事,但心里总有种忐忑不安,你正想着该如何解释的时候,面前的资料被一股力量强势扯开,扔到了不远处的桌子上,两只手撑在了你的两侧,黑暗中你隐约看到了张熟悉的脸颊。

“你去他那里做什么?我不是叫你远离他吗?!”平时清冽的嗓音此时被怒气压抑的极低,你紧张的气息不稳。

“我、我只是最近有档节目需要他的帮忙……”

“碰!”

撑在你耳边的手狠狠锤了下门板,震耳欲聋的声音把你吓得一个哆嗦,紧闭着眼抱住了自己的耳朵。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男朋友接吻手伸进衣服里摸背/恋的制作人[游戏同人]

“帮忙帮得抱在一起了?!”

“没有!”你反射性的辩解,心里的委屈感在他的怒吼下翻倍的增长。“我和他才没有抱在一起!”

你低着头依旧感受到他的目光如针般扎在自己身上,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你怎么会怀疑……明明、明明知道我喜欢的是你,爱的也是你,你还……”

呜咽声在黑暗里显得特别凄惨,你猛的吸了下鼻子,将泪水逼回,突然间,撑在你耳边的两手抱住了你。

温暖熟悉的胸膛一如既往的使人安心。

白起微微蹲下身子,将你猛的抱了起来,大步走到卧室,扔在了床上。

“唔!……”

你还没反应过来,白起的身子已经压了上来。

“哭什么?明明看到最爱的人和其他男人抱在一起心里难过受伤的人是我。”他不忍的伸手抹去你的泪水,语气虽然依旧生硬但相比之前柔和了不少。

“我没有……”你倔强的吸了下鼻子。“白起,我去找许墨教授真的只是工作上的事情,没有和他发生什么!真的!我、我……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那只是我崴了脚他扶了我,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你……”

食指点在你辩解的小嘴上,阻止了你的讲话:“我是警察,对于嫌疑人的话我从不相信,我只相信证据。”

白起似乎不再相信你了,你眼里的泪水蓄得更多了。

月光从窗户偷溜进来,你朦胧中似乎看到了一张戏谑的脸。

————————————————————————

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