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工具百科」 鲁班尺:风水背后的科学

鲁班尺从形制上来看,分为曲尺和门光尺。曲尺较为少用,而门光尺则流传至今,但有文字等细节上的改变。现在常用的鲁班尺一般有四排,其中中间两排是由门光尺演变而来的,四排从上至下分别为传统的英寸尺、鲁班尺、丁兰尺、厘米尺。


鲁班尺在使用上分上阳下阴。从上往下数第二排鲁班尺为阳尺,中间有黑色和红色共八个字,分别是财、病、离、义、官、劫、害、本,有的尺中“本”字写作“吉”。每字四项,每项是一种预兆,有迎福、添丁、离乡、登科等字样。在建筑房屋或测量其它阳宅物体,如企业写字楼、居民住所时,长度单位为红色字体时,可以大吉大利。反之,黑色则凶。从上往下数第三排丁兰尺为阴尺,专用于测量阴宅,如祠堂、庙、墓碑、纪念堂等。阴尺中间有丁、害、旺、苦、义、官、死、兴、失、财十个字,亦每字管四项,有无嗣、大吉、兴旺、进宝等字样。尺寸长短中藏着吉与凶。


现在的鲁班尺


鲁班尺沿用至今,除了蕴含着符合中国传统价值观的风水学之外,自然亦有其严密的科学性。美国建筑科学家曾调查了许多“闹鬼”的房子,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类房子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的次声波强度远远高于其他建筑。次声波是频率低于20赫兹的声波,人耳不能直接听到,对人的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有一定程度地损害,有时候会使人产生恐怖的幻觉,诱发心脏病。用鲁班尺上的风水学来控制住宅和家具的尺寸,恰好能避开次声波的共振频段。


古人造物讲究吉祥,建筑和家具的尺寸都是经过鲁班尺精确测量的。故宫里面,所有大殿门口包括家具等一些器物,都是根据鲁班尺的尺寸做的。例如门口的尺寸,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开列出124种按鲁班尺裁定的门口尺寸,其中有添财门31个,义顺门31个,官禄门33个,福德门29个。严格的制作尺寸保证了故宫建筑吉祥数字“九”的频繁出现,符合帝王对“九五之尊”、“永久”、“江山天长地久,永不变色”等寓意的要求。合理的比例尺寸也让故宫建筑经久不衰、美轮美奂,令人为中华民族古老先民的智慧所折服。


鲁班尺


鲁班尺的标准尺寸为46厘米,古代鲁班尺长46.08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着一把鲁班尺,长46厘米,与古籍记载的鲁班尺长度很接近。原北京故宫博物院修缮处工程师赵崇茂老先生手中也有把鲁班尺,尺长一尺四寸四分即46.08厘米。鲁班尺的长度也有其科学性,并不是古人心血来潮之时的胡诌,这要从宇宙背景辐射说起。宇宙背景辐射是来自宇宙空间背景上各向同性的微波辐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美国科学家彭齐亚斯和R.W.威尔逊为了改进卫星通讯,建立了高灵敏度的号角式接收天线系统。他们用这个系统测量银晕气体射电强度,为了降低噪音,他们连天线上的鸟粪都清除了,但是依然有消除不掉的背景噪声。他们将这些来自宇宙的波长为7.35厘米的微波噪声订正为3K,并因此获得1978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微波背景辐射有一个特点是具有黑体辐射谱,在0.3厘米至75厘米波段,可以在地面上直接测到。所以人类主要受到0.3厘米至75厘米微波背景辐射的影响。一间房子的门窗就相当于二极管、三极管的口径,如果配错了尺寸,就会产生“驻波反应”,而最佳的波长应该是黄金分割值:0.618 ×75=46.3厘米。很巧合的事情就发生了,古代鲁班尺长46.08厘米,与最佳波长46.3厘米是非常接近的。故宫太和门庭院的深度为130米,宽度为200米,其长宽比值为0.65,与黄金分割比0.618也非常接近。从大明门到太和殿的庭院中心是1.5045公里,而从大明门到景山的距离是2.5里,两者的比值为0.618,正好与黄金分割比等同。这些黄金比例尺寸,很大一部分也得益于鲁班尺的辅助。


黄金分割比是一种隐藏的科学美,传统工艺造出来的精品多数遵循着这一比例。除了建筑物尺寸外,红木家具的尺寸很多也经过鲁班尺测量。一件型美艺绝、有着极高收藏价值的红木家具不仅贵在它的材质,更是贵在它严格的尺寸、完美的比例上。而古人和现在一些生产仿古家具的企业,在生产家具时,工匠也是鲁班尺不离手的,或者将鲁班尺尺寸熟记于心,在一测一量之间,就已经知道所需的吉祥尺寸,然后生产出合乎比例的红木家具。


鲁班尺是古代住宅、家具的尺度标准,延传至今,一些红木家具企业还是借助这种古老的工具来确定红木家具的尺寸,可见其科学依据是受到大众认可的,对现代住宅、家具来说,依然有着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