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瞭得特别满的——嗯啊 不要塞毛笔,侠女

“是啊,我也觉的豆腐很好吃,我特别喜欢阿妈做的荠菜豆腐丸子,清润爽口。”

“扎木合哥哥,我能拿些豆子过来,让你阿妈帮忙做些豆腐好吗?”

小黄文瞭得特别满的——嗯啊 不要塞毛笔,侠女的低调生活(清穿)

扎木合豪爽地说:“妹妹,拿什么豆子,我阿妈说过,要送些豆腐给你家,说你肯定喜欢的!”

林若寒不好意思的道:“我们家不会做豆腐,我想跟你阿妈学做豆腐,以后做给伯伯阿妈他们尝尝。”

扎木合笑着说道:“这好说,到时我家做豆腐了,我过来叫妹妹就是。”

“谢谢扎木合哥哥!”

“若寒妹妹,你太客气了,若要谢我,你就帮忙多挖些野菜吧!”

“好的!”

“其实,我阿妈很想上山挖野菜,采蘑菇,可惜阿妈的脚,走不了山路。”

小黄文瞭得特别满的——嗯啊 不要塞毛笔,侠女的低调生活(清穿)

扎木合阿妈是汉人,小时候缠足过,虽然后来把脚放了,走走平路还行,但走不了远路,干不动重活。别看吉布达大叔长得跟铁塔一样,说话时个大嗓门,但他对扎木合阿妈却很体贴,从来没嫌弃过她干不了重活。

想着那些畸形的三寸金莲,不由一阵恶寒,林若寒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穿越成满人,不用缠足,因八旗选秀规定满人不得缠足。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了大兴安岭的山脚下,把牛车停在绿草丰茂的地方,由着牛儿自个儿吃草。

六月初的大兴安岭,风光特别迷人,远处是连绵起伏、青翠的山脉,山坡上长着茂密的樟子松、白桦、蒙古栎混交林,形成了深深浅浅的绿色,如同水波纹一样。树林间夹杂着开得很灿烂的杜鹃、稠李、相思树,犹如天上的五彩斑斓的云彩。树林底下是一层厚厚的棕黄色的松针,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就和自家织的地毯一样。

清澈、甘冽的叮咚山泉交汇成一道道涓涓溪流,在巨石突兀或转弯处激起雪白的浪花,轰然作响的水声很远就能听到,再缓缓的汇入山下的河流和湖泊。

扎木合道:“这里很漂亮吧!等我长大了,就在这里盖个小楼,夏天就到这儿避暑。”

林若寒心道,看不出你这个小屁孩挺会享受的嘛!

扎木合又道:“妹妹,做弓箭还是白桦树最好,其次是樟子松,蒙古栎最差。白桦树皮有油,砍来就很好烧火,晒干了就更旺,很禁烧,木炭也很硬,不像樟子松炭那样松,没几下子就熄灭了。”

小黄文瞭得特别满的——嗯啊 不要塞毛笔,侠女的低调生活(清穿)

“扎木合哥哥,部落里好几户用白桦树皮做屋顶,下雨时,不会漏水吗?”

“白桦树皮有油,很光滑,不容易漏水,鄂温克族人也用白桦树皮做屋顶。”

扎木合很得意晃着小脑袋瓜子,又加了一句:“若寒妹妹,你不知道吧!这白桦树的汁水很甜,很好喝!等会,我弄些给你尝尝!”

林若寒急忙道:“扎木合哥哥,你先忙吧!我到那边林子采蘑菇去!”

扎木合道:“若寒妹妹,你爬树要小心点!”

林若寒背好背篓,施展轻功,飞到榛子林中。她在树林里窜来窜去,象一只调皮的小猴子,惊的的鸟儿四处逃窜,不一会儿,就装满了小背篓,她把采来蘑菇,按品种分袋子装好。

这个年代的大兴安岭,地广人稀,有很多原始森林,物产很丰富。森林蘑菇很多,有榛蘑、桦蘑、松蘑、油蘑等,还有黑木耳,因扎木合赶了牛车过来,林若寒特意多带了几个袋子和篮子。

用飞镖打了几只榛鸡,这野鸡很笨的,人来也不走,自动送上门,打它根本不费工夫;又打了几只野兔,还淘了一小藤篮子的野鸟蛋,这野鸟蛋营养很好,用来炖给若阳吃。

林若寒拿着猎物回来,准备做午餐,远远见到扎木合边上有一大堆砍倒的白桦树,他正削去多余的枝条树叶,然后砍成几截,长度基本差不多,扎成一捆,方便牛车搬运。

见若寒提着猎物回来,扎木合放下手中的工具,过来帮忙。

他找了几块石头,累了个锅灶,生了一堆火,架起木头准备烤榛鸡,然后才去溪流边抓鱼。

若寒则到溪流边,把几只榛鸡拔毛剖开洗净,先用盐巴、辣椒和白酒给腌制过,再塞满了蘑菇和野生蓝莓,放在无烟的炭火上烤,慢慢转动着。

等榛鸡皮变成焦黄色,这时扎木合已抓了好几条溪鱼回来,手里还握着一把野葱。

扎木合从布袋子里,拿出个小铁锅,笑嘻嘻的说:“若寒妹妹,我煮鱼汤给你喝。”

若寒有点诧异,这小屁孩怎么把东西带得这样齐全,于是把烤榛鸡的事交给他,自己则跑到溪边摘水芹菜去了。

大兴安岭的野菜品种很多,有野生蕨菜、苦菜、黄花菜、柳蒿芽、山芹菜等等。从开春起,林若寒就经常上山挖野菜了,吃不完就腌制起来或晒成干菜,留着冬天吃。图方便,林若寒还把荠菜、苦菜、野葱、韭菜连根挖来,种到自家壕沟边的空地上,想吃的时候就去挖一点。

溪流边的水芹菜很多,不一会儿就小半篮子,那边传来扎木合呼唤声,他在换若寒回去吃东西。鱼汤和榛鸡都好了,远远就闻到一股扑鼻的香气,令人垂涎不已,林若寒咽了咽口水,赶忙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