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爽 水嫩脱衣少女|_美女网—宝贝儿,顶得你舒服

好爽 水嫩脱衣少女|_美女网—宝贝儿,顶得你舒服吗|动心之爱(高H)

嘉睿昨晚已经和父母及亲戚打过电话了。

父母即使有点不谅解,但由于过去他们也有过让嘉睿住到亲戚家的想法,所以也没有特别反对。可能自己的父母,对于儿子住在高敏家,也感到诸多不便和考虑,所以甚至可以说爽快地答应了嘉睿的要求。

嘉睿望着没有一丝乌云的天空,深深地叹着气。

好爽 水嫩脱衣少女|_美女网—宝贝儿,顶得你舒服吗|动心之爱(高H)

再也不能和高敏住在一起了……

正确地说应该是不行了。

嘉睿又涌上哭得冲动,连忙咬紧牙根。

好爽 水嫩脱衣少女|_美女网—宝贝儿,顶得你舒服吗|动心之爱(高H)

纵然认为高敏实在太过任意妄为,但一切就到今天结束了。嘉睿拼命忍住眼泪,向Cāo场走去。

结果还是没有带高敏来,借物竞走对于嘉睿来说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自己仍有参加活动的义务。嘉睿完全没有料到,与高敏分手会让自己那么郁卒。

借物竞走应该是下午才开始,嘉睿只好等待。但是一到下午,他的情绪就开始不稳定。

借物竞走已经开始打响预备枪声,嘉睿卷起运动服的衣袖,走到设在贵宾席旁边的借物牌的角落。

咦?

走到角落时,嘉睿惊叫一声。

配给他名牌的应该是社长芳贺皆实才对。他也是听他本人这么说的。

应该是由芳贺将写着“喜欢的人”的牌子交给嘉睿才对。

可是,此刻坐在嘉睿面前的,却是社长的弟弟佳实。

对一副愕然表情的嘉睿,佳实问他。

“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不是……”

被对方冷漠的盯着,嘉睿口拙起来。

学长是在做什么呀?

嘉睿用眼角搜索着芳贺的身影,结果在贵宾席的帐篷后面,发现了缩成一团的芳贺,嘉睿不禁张大嘴叫了出来。

“学长,你在那个地方做什么?”

芳贺一见到嘉睿,便双手合十,求嘉睿的宽恕。

嘉睿无奈得用手压着太阳穴,垂下了头。

学长的棒球虽然打得不错,但……

又何必如此委屈求全呢?可能又再度败在了弟弟手上吧。——这个想法让嘉睿心凉了半截。

嘉睿只好勉为其难的从佳实的手中接过牌子。

名牌里面,注明了一个“伞”字。

其实真的不必如此费心,反正高敏又不会来。即使假装拿着“喜欢的人”的牌子,嘉睿也也没有勇气走到高敏面前。

而且,佳实的脾气实在是很火爆。

纵然没有什么坏处,也不应该搞出这一套恶作剧。嘉睿虽然心又不平,却没有向佳实表现出来。

嘉睿黯然神伤的开始去寻找他的伞。

“搞什么……根本就找不到什么伞!”

在找遍学校的所有角落后,嘉睿不耐烦的念着。

今天是个大晴天,昨天、前天的天气也好得不得了,想必明天也是。

在这种好天气下,怎么可能会有人带伞呢?嘉睿捏紧了手中写着“伞”的纸条。

他是故意写我找不到的东西!

为了比赛更具有趣味性,写些不容易找到的东西以增加游戏的可玩度,也是人之常情。有的学生更惨,他们的目标物还是“假发”。

嘉睿忍不住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在限制时间内找不到目标物的话,自然到时候就是最后一名。

为了不影响棒球社的成绩,嘉睿必须全力以赴。还剩下五分钟,嘉睿决定作最后冲刺。

恐怕时间会不够,还是到校园内再找找吧?或许在教室或教职员室,有人把伞放着没带走。

于是嘉睿迈开脚步,冲入电梯。

由于所有人的精神全花在体育会的活动上,整个校舍静悄悄的。

真糟糕,看不到半个人影,怎么可能会有伞可借?

虽然没有胆量去擅自开别人的衣柜,嘉睿仍走向教职员室。那里是最有可能有人出入的地方。

在无人的走廊上,嘉睿急急忙忙地走着,却在转角的地方,撞上了什么人。

“哇……”

在没有防备下,嘉睿被撞得跌坐在地上。但是却没有听到对方向他道歉或把他拉起来。嘉睿不满的抬头向对方抗议。

“怎么搞得?你走路不看前面么……”

话刚说完,嘉睿便瞪大了眼睛。

因为神似高敏的人就站在对面。

我在干什么呀?

对方又不是真正的高敏!而且高敏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何况,今天学校举办体育会的事也没有通知他。

站在那里的,是芳贺皆实。

嘉睿立刻改口。

“对不起,是我走路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

他不是在贵宾席后面吗?什么时候跑过来的?芳贺也用很困惑的眼神看着嘉睿。

因为满脑子都是高敏,所以有好几次都误把芳贺学长看成是高敏。

嘉睿有些难堪的流下眼泪,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转身就要走。

芳贺慌慌张张地拉住他。

“啊!泽木。”

“什么事?”

对回头的嘉睿,芳贺说。

“你在找伞吧?在体育仓库,可能有人带伞了。”

“是吗?”

嘉睿很惊讶,难道芳贺是刻意来通知他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