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肉又污的黄文\\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欲求不

美琴埋头,又一次将嘴巴张大,把老公整个鸡巴含在嘴里进行最后的冲刺。

老公的鸡巴猛烈抽搐了几下,带着荷尔蒙气味的精液全部都喷到了美琴的小嘴里。

“出来了不少呢。”美琴把精液吞到喉咙里,抬起头用诱惑的眼神看着老公,舔了舔嘴唇残留的精液,

又肉又污的黄文\\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欲求不满的人妻

“现在该轮到——”

她话还没有说完,却发现射精完后虚脱的老公已经倒头呼呼大睡了。

“这家伙。”美琴极度不满咕哝了句,推了推老公的身体,

“喂,喂。”

又肉又污的黄文\\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欲求不满的人妻

无奈老公的鼾声已经传来。

“真的的!”美琴知道今天晚上又没戏了,失望的坐到床边上。

刚才舔老公大鸡巴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全部点燃,连乳尖都还坚硬的挺着在,本想着伺候完后老公可以让自己也舒服下,结果。。。。。。

又肉又污的黄文\\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欲求不满的人妻

下面的騒穴好痒,好难受,美琴不由的把中指伸到自己的騒穴里,拨开两片肥厚的阴唇开始抽插起来,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奶头。

“嗯。。。。。。”下面总算了是有了点快感。

但这种快感实在是太小了,美琴一边操着自己的下穴一边幻想着下面的洞里有大鸡巴填充的感觉,不由伸进去两根手指,之后三根手指。。。。。。

哎,怎么又只能自己自慰呢。美琴心里长叹一口气。

她已经不记得上次跟老公做爱是多久以前了,三个月?五个月?半年?

自从老公接受现在这个项目以来,每天都是夜晚十一点以后才回家,第二天七点司机就来接他,以致完全没有精力跟自己过性生活。

好不容易今天老公下班回来的早一点,自己于是为晚上做了完全的准备,穿了性感睡衣,燃了有催情效果的香薰,还那么卖力的跟老公吹箫,可还是。。。。。。

美琴知道老公工作辛苦,于是一直把自己的欲求不满憋在心里,可是对于一个三十岁身体欲望最强烈的妻子而言,她的欲望已经积攒到快要爆发。

“欢迎光临!”听到门口的铃声,咖啡店里的店员热情的打招呼。

进来是一个美艳的少妇,纤细的腰肢摇曳,摘下太阳镜后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说了句,

“真热,这天气。”

“是老板来了呀!”店长陈晨发现进来人正是咖啡店的老板——美琴。

“老板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呢。”穿着制服的陈晨赶紧走过来帮美琴接过手包。

“家里闲着没事,过来看看呗。”

美琴随意说着,接过一个店员端过来的柠檬汁,“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前些时候深意还不错,但最近几天因为天气太闷热,出门的人减少,所以客人不太多。”陈晨如实回答。

“哦。”美琴应了声,但并没有太过心里去。

这间装修精致的咖啡店是老公为了给自己打发时间开的,开了大半年但她来的次数不多,只是为了招待朋友或是散心才来看看。至于营业状况之类的,美琴不懂也不太关心。

她把咖啡店的管理都交给陈晨这个二十六岁的大男孩做,陈晨倒也没让她失望,咖啡店到目前为止每个月还是盈利的状况。

“老板要不要看看最近的经营计划。”陈晨问道。

“好吧。”美琴点点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陈晨到员工室拿出工作电脑,插上自己的U盘,点开其中一个ppt文件给美琴做介绍。

“这是目前正在研究的海盐拿铁,和现在的季节相结合,选用夏威夷风格的拉花图形。。。。。。”

美琴在咖啡桌上支着尖下巴看着正在认真作介绍的陈晨,感觉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比ppt上的咖啡有趣的多。

他的喉结一上一下的滚动,鼻子也很高挺,说明下面应该也很大吧。

美琴的视线移到陈晨的裆部,可惜陈晨穿着西装裤看不出来里面的大小。

陈晨似乎察觉到老板正在看他的下身,回过头看了美琴一眼,美琴有些羞涩把视线移开,倒是陈晨很坦然的一笑,问道:

“老板对这个季节的主打产品还满意吗?”

“嗯,不错。”美琴点点头,其实她一点都没听进去,“你的策划我一向都是放心的。”

“谢谢老板赞赏。”陈晨说着,关掉ppt的界面。

“咦?这个是什么。”美琴指着陈晨U盘目录里的一个文件名问。

因为是陈晨的个人U盘,所以目录里除了工作相关的标题,还有很多其他的文件夹,其中一个文件名里包含“调教”两个字。

“这个嘛。”陈晨打量了下老板娘好奇的脸,不慌不忙道,

“这里面是一些视频文件,不过老板最好是不要看。”

“哦,为什么我不能看?”美琴其实大概猜出来里面会是什么,但依旧作出一副好奇的样子追问。

“这个嘛,因为是十八禁的视频,所以——”

“这样啊。。。。。。可是我已经满了十八岁了哦~”美琴笑道,在这个帅气店长面前不由声音有些发嗲。

“既然老板这么好奇的话——”陈晨只有点开文件夹。

里面果然是十几个av视频,缩略图上满是不堪入目的淫秽画面,可以预想里面一定是非常劲爆的情节。

陈晨将鼠标移到文件右上的叉按钮,“我就说了,老板对这些一定是不感兴趣了,我还是关了吧。”

“等等。”美琴道,缩略图上男女交欢的画面不仅引起了她的好奇,还有心里蠢蠢欲动的——欲望。

“没想到陈店长还有这个兴趣呢。”